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保志愿者的博客

孙叶新 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文保志愿者、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会员、沈阳市文物保护协会理事、沈阳市文物局文保义务监督员。愿意为维护沈阳历史文化名城的光荣称号尽一份微薄之力。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1910年东北鼠疫揭秘(下)  

2012-12-28 19:59:29|  分类: 历史人物 历史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伍连德与哈尔滨疫情下的沈阳城

       哈尔滨百年不遇的鼠疫灾难,在年轻勇敢的华侨医生伍连德的精心部署下,终于转危为安。

  看起来,这场鼠疫的主战场在哈尔滨,然而,同处关外且位于关内外交通要道上的沈阳(当时名为奉天),在那个时候也受到了鼠疫的波及。正因为如此,伍连德与沈阳也有着数不清的交集。

  

1910年东北鼠疫揭秘(下) - 叶新 - 文保志愿者的博客

 

       从沈阳派往哈尔滨的医生们

  哈尔滨疫情发生后,在伍连德到达之前,奉天也派出了两名西医和五名护士前往临时处置。

  如今知道的是这两位医生一位姓姚、一位姓孙,都毕业于盛宣怀创办的天津北洋医学堂,是当时中国为数不多的接受西方现代医学训练的人。

  据史载,北洋医学堂是一个英式医学院,专门从香港、广东和福建以及天津招收会英语的学生,用英语授课。也是因为有了这个便利,两位医生与随后抵达的伍连德可以用英文交流,这为伍连德开展工作减少了不少麻烦。

  据说,其中的姚姓医生,最早通过细致的观察给了伍连德一个明确的线索,即傅家甸地区居住密集,室内空气不流通,出现了一人染病传染全家的情况,推测有可能是人与人之间通过飞沫和呼吸传播的急性肺部炎症。

  不过,当时奉天两位医生可调动的人手很少,大多地方行政长官对现代检疫防疫知识几乎一无所知,所以两人所能起到的作用也非常有限。

  受到鼠疫波及的沈阳

  就在哈尔滨的疫情结果如何尚且无法预知的时候,疫情已经传到了沈阳。

  1910年的哈尔滨是世界上最大的大豆集散地和交易市场,关内的劳工和数以千计的小商贩都随季节向北或向南移动。当时正值年关,人们向南行回家过年,而鼠疫爆发之初人口流动没有受到任何限制,导致疫情毫无阻挠地开始向南蔓延。特别是铁路的快捷,让瘟疫传播的速度也大大加快。

  沈阳最早的死亡病例是在1911年1月2日,经由哈尔滨、长春的火车上1名旅客患鼠疫死于沈阳。

  据估计,当时每天约有1000多名劳工乘火车从北部疫区而来,再转乘中国人管理的铁路继续南下,位于交通干线上的沈阳一下子成了鼠疫重灾区。另外,由于当时沈阳无防疫机构和装备,又没有及时采取措施,疫情迅速蔓延,东三省总督锡良在上奏朝廷的奏折中称疫情“如火燎原,如水溃防,竟成不可收拾之势”。

  作家迟子建在为自己的小说《白雪乌鸦》搜集材料时看过沈阳的日文报,上边曾刊登过一则广告或许可以从侧面印证当时的形势:一个大老鼠拿着花手绢,擦着眼泪,下边是卫生消毒器和一种据说可以防鼠疫的药品名称。

  一次意外的暴动

  1911年1月11日,东三省总督锡良给北京军机处发急电,“万万火急”地吁请朝廷禁绝满洲交通:“此次疫症,因东清、南满火车往来蔓延甚速……(应)于火车经过大站添设病院、检疫所,凡乘火车由哈赴长、由长赴奉之商民,节节截留,一体送所检验,过七日后方准放行。”

  不过,截留交通隔离感染者的措施在当时实行起来却非常不容易。当时的人们对现代医学缺乏常识,难以理解这样的方式。据记载,在当时的奉天,甚至还发生过一个隔离者的暴动事件。

  1911年1月14日,一列载着关内劳工的列车离开沈阳前往山海关。可是不久之后,列车上就发现了两名乘客死于鼠疫。因为发现了感染者,第二天,这列载着478名劳工的火车不得不原路回到奉天,乘客们被安置在铁路车站附近的客栈里。因为需要采取隔离措施,客栈周围设置了警戒。可是在1月23日,100多名劳工一起举行了暴动,从客栈中逃了出去。

  此后,这些人的行踪根本无法探究。惟一知道的是,一周后奉天的死亡人数突然暴增。据辽宁大学教授焦润明的研究,《盛京报》当时曾报道,奉天隔离所有规定“若有敢图潜脱者当即击毙以杜后患”。

  盛京施医院全力防疫

  奉天的疫情发生以后,锡良开始直接负责检疫、防疫的工作。当时,日本方面对此多次要求任命日本医生为防疫总负责,锡良一直予以拒绝,并聘请了与他私交甚好的英国传教士医生司督阁作为防疫总顾问,负责整个城市的检疫、防疫事务。

1910年东北鼠疫揭秘(下) - 叶新 - 文保志愿者的博客

 成立初期的盛京施医院——资料图片

  司督阁1883年来到沈阳,应用西医、西药诊治疾病,成为在我国东北地区使用西医西药治疗疾病的开拓者,由于沈阳原名盛京,而他的诊所免收全部费用,故称“盛京施医院”。此后这所医院不断扩大,成为如今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的前身,而医院的原址则在今天省肿瘤医院内。

  在抗击1910年大鼠疫的过程中,司督阁就像伍连德一般临危受命,应锡良之聘出任沈阳抗击鼠疫总指挥。之后,沈阳也效仿哈尔滨伍连德的办法,迅速建立了防疫院隔离所、消毒站、检查站、掩埋队等临时防疫机构630余处,为控制疫情在沈阳蔓延起到了重要作用。

  同时,也有医务工作者为此献出了生命。年轻的英籍医生嘉克森应司督阁之聘来盛京施医院工作,1911年1月24日,他在皇姑屯车站特别防疫站参加鼠疫防治工作时,不幸感染肺鼠疫,不久后去世。嘉克森去世后,锡良赠金1万元。专程赶到沈阳来认领骨灰的嘉克森母亲,将该款全部捐作修建奉天医科大学之用,一时传为佳话。

1910年东北鼠疫揭秘(下) - 叶新 - 文保志愿者的博客

 司督阁

  在医护人员的努力下,到4月底,东北三省各地的鼠疫被全部消灭,其中也包括沈阳。为表彰司督阁及盛京施医院所做出的突出贡献,司督阁“蒙政府进奖三等第一宝星,同年英皇又特授爵士之位,总督锡公奖与金质奖章”。

  万国鼠疫研究会在沈阳召开

  1911年4月3日至28日,大鼠疫的战役尘埃落定之后,“万国鼠疫研究会”在沈阳举行。来自英、美、法等十余个国家的几十位医学代表参加,伍连德成为大会主席。

  这是近代在中国本土举办的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世界学术会议,清政府为此出资10万两白银,各国专家对东北抗鼠疫行动给予了极高的评价。

  伍连德在会上详细介绍了以120节火车车厢暂作临时隔离营、集体火葬染病尸体等防疫经验。特别是伍连德发明的用于防止飞沫传染的口罩——以双层纱布内置一块吸水药棉为原料,成本费仅需当时国币2分半钱,被各国一致交口称赞,被称之“伍氏口罩”,并沿用至今。

  此外,在这次会议上,代表们还特地休会半天以表达对那些在抗击鼠疫斗争中献出生命的医生们的敬意。

  对抗1910年哈尔滨鼠疫的成功,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依靠科学手段,在人口密集的大城市成功控制传染病的行动。当时,《盛京时报》、《满洲日报》、《奉天公报》乃至众多日俄媒体都连篇累牍地报道着满洲抗击鼠疫情况,伍连德一举扬名。

  不过,伍连德并没有一直躺在功劳簿上,而是致力于推动中国现代医学。伍连德病逝于1960年1月21日。他的一生惊天动地过,却也经历过许久的默默无闻,这个带给中国医学新希望的人,应该被后人们记得。

  本报记者 高巍

  (感谢省档案馆、辽宁文保志愿者团队史料支持)

  评论这张
 
阅读(31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