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保志愿者的博客

孙叶新 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文保志愿者、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会员、沈阳市文物保护协会理事、沈阳市文物局文保义务监督员。愿意为维护沈阳历史文化名城的光荣称号尽一份微薄之力。

网易考拉推荐

一条臭鱼与两位神秘女士  

2013-11-14 07:11:21|  分类: 历史人物 历史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们的专题采访过程中,有幸遇见多位历经枪林弹雨的老战士,对于沈阳解放一役,他们一致认定“挺顺当”,沈阳解放自然有牺牲,不过相对锦州解放的艰苦,塔山阻击战的残酷,沈阳的解放是“顺当”的,当然,这种“顺当”也是建立在之前的细心部署与艰辛累积基础上。

一条臭鱼与两位神秘女士 - 叶新 - 文保志愿者的博客
 1948年11月1日解放军攻进国民党东北剿匪总司令部

  1948年10月15日,东北野战军攻克国民党统治的关外重镇锦州。在东北,国民党军只剩沈阳一座孤城,还在死守。当时蒋介石的精锐部队之一,原驻守在沈阳附近的廖耀湘兵团的10万兵力在驰援锦州途中已被东北野战军分割包围,辽沈战役的胜负已定。到10月31日,辽西会战结束,廖耀湘兵团被全歼,再到11月2日,沈阳解放是大势使然,也是细节奠定。

       沈阳解放前七天的军令状

  铁西区一栋平常的居民楼里,杨合福老人就住在这儿。杨合福,1927年生人,今年86岁,大大小小的战功立了二十多次,解放战争打过廖耀湘兵团,朝鲜战场上经历过上甘岭战役,这些数不清楚的战役在杨合福身上留下了包括弹片、枪伤的伤痕七处,“其实辽沈战役啊,最惨烈的是塔山阻击战,但我不能给你们讲,我现在年纪也大了,这儿受不了。”老人用手指了指心脏的位置。“趣事”,杨合福老人倒是愿意讲讲,比方说,“沈阳解放为啥顺当,我们部队就有一条臭鱼的功劳。”

一条臭鱼与两位神秘女士 - 叶新 - 文保志愿者的博客
杨合福老人

  杨合福说:“辽沈战役打了52天,光消灭廖耀湘就10多万,那时候的沈阳就跟个大村庄一样,一眼望去高楼没几个,当时国民党的总指挥部就在现在沈阳的秋林(商场)附近,有三栋小楼,国民党军队的最高指挥部也在里面。”

  为对沈阳的国民党军形成合围之势,1948年10月26日拂晓,东北野站军对国民党廖耀湘兵团的辽西大围歼战打响。第1纵队、第2纵队、第3纵队、第10纵队及炮纵主力由黑山正面自西向东突击。第7纵队、第8纵队、第9纵队,由大虎山以南向北突击。第5纵队、第6六纵队跨北宁线由东向西突击。各纵给各师大致划定攻击方向,命令一律是“搜索攻击前进”。不知道敌人准确位置,反正就在这个包围圈内。哪里有枪声就往哪里打,哪里枪声密集就往哪里冲,直打到听不到枪声为止。敌我交叉,我我交叉,突击与反突击,包围与突围,敌我双方共50多万大军纠缠扭打。

  辽西围歼战至28日拂晓胜利结束。在此战中,东北野战军全歼廖耀湘兵团5个军、12个师(旅)及特种兵部队共10万余人,其中包括被称为国民党军“五大主力”中的两支主力新l军和新6军。国民党第9兵闭司令官廖耀湘、新6军军长、第71军军长、第49军军长、新1军副军长等,均被解放军俘获。与此同时,为阻击锦西、葫芦岛国民党军的救援部队,10月26日至28日,东北野战军在塔山一线进行了顽强的阻击。

  沈阳解放前,杨合福正在位于昌图八面城的军部指挥所,那会儿杨合福是一名参谋。

  杨合福回忆道:“上级下的命令是沈阳之战要速战速决,彻底解放辽宁,这一仗很关键。为了打好这一仗,延安派了一名优秀的侦察员到咱们总指挥部。这人叫王福义(音),他有个外号叫大能耐,大能耐是两个含义,一个是这人说说话啊,他的鼻涕就出来,一会儿工夫就‘过河’了;第二个是搞侦察,这人特别有能耐,好像是有特异的侦察技术。”

  距离沈阳解放的战斗,还有七天,军部给“大能耐”下达了命令,“七天之内你把整个敌人的情报和国民党总指挥部的作战图纸得拿到手”。这可是个不得了的事儿,军事机密,哪能是说拿到就拿到,况且时间紧迫,只有七天。王福义合计半晌,一拍桌子,“首长,我肯定给你完成任务。”

  于是王福义出发了,从八面城赶赴沈阳城。王福义身上只背了一个破麻袋,周身倒是精心打扮了一番,化身成要饭花子,混进了沈阳城。

  王福义先到了老秋林附近,已经有不少地下工作者潜伏在城里,秋林跟前,挨着国民党总指挥部,做饭的,理发的,掌鞋的,大部分都是。地下工作者都在这一带活动,王福义到沈阳,首先要跟地下工作者接头。

  从八面城出发的第三天,王福义终于跟地下工作者接上了头,再到第四天晚上,他已经组织了一个突击组,于当天夜里11点钟行动,摸进了专门制定作战计划的部门国民党参谋部,干掉了国民党参谋部的守卫,将作战地图和作战计划,兵力部署等情报全都拿到了手。

  这份极其珍贵的情报是拿到了,但当时沈阳城戒备森严,怎么将情报带出去又成了问题。王福义弄了一个小竹筒,把千辛万苦弄来的地图和国民党作战计划都封在了小竹筒里,封好了,把小竹筒往泔水缸一浸,浸足了味,拿出来,果然臭气熏天。这还不够,他又弄来一条不知死了多少天的大鱼,鱼死的时间一长,也是一股子的臭气。王福义把竹筒塞进了鱼肚子,泔水味的竹筒跟大鱼真成了臭味相投。

  把大鱼往麻袋里一扔,王福义再换上叫花子的装扮,背着破麻袋开始出城。到了一处关卡,哨兵要盘查麻袋里什么东西,不等打开麻袋就已经是一股臭气,真赶上有责任心的非要看看麻袋里是什么,打开便是那条臭鱼,再一看这人是个要饭的,直把周围的人熏得赶紧催促他快走。

  闯敌人三道岗,装了两回哑巴,王福义终于回到了八面城军指挥部。回了总部,他把破麻袋往桌子上,啪,一撂,“我睡觉去了啊!”

  军长一听不干了,“你完成任务了嘛,就睡觉去?”“任务在麻袋里呢!”

  参谋部的几个同志赶紧打开了麻袋,一条臭鱼,臭烘烘的,耐着臭气把鱼肚子划开,翻出竹筒打开一看,呵,作战材料,兵力部署,辽沈战役的兵部部署,情报齐全。

  杨合福说:“之所以沈阳战役打得挺痛快,挺顺利,掌握敌人的部署情报,这是第一关,咱们看了这些情报就开始研究咱们的应对计划。不是要求他七天之内完成嘛?到第六天晚上,我们已经从东陵就进了沈阳了。两个小时40分,从东陵进来打到南站,整个沈阳解放了。”

  至于王福义,杨合福说:“后来他当了侦察营的营长,再后来(辽沈战役结束),王福义又回了延安,当初延安派他来就是为了能加速战役快些结束。”

       富平女士和神秘的冷太太

  杨合福进入沈阳后,看到的除了一片黑茫茫的天,便是国民党的一片投诚之场景,“城里的百姓有的做饭的,有的为了取暖,百姓烧火的烟,连着炮火,黑乎乎的一片。国民党作战指挥部被端了以后,沈阳整个就乱套了,兵败如山倒,就是一片投降投降,打得比较顺当。”

  顺当,其实也得益于东北局为了沈阳能早日解放而预先就做好的地下工作部署。

  1948年4月中旬,沈阳洞庭春饭店二楼单间雅座,一位衣着朴素却风度不俗的年轻妇人靠窗端坐,时不时向窗外眺望,她在等人。

  街上,一身着国民党军服,佩少将军衔的40岁男子,正向着洞庭春饭店走来,他走进饭店,看似漫不经心,眼神却透着机警,回身向周围扫视一圈,才上了二楼单间,来到那位年轻妇人的面前。“您是富平女士?”“是的,您是许师长?”“许赓扬。让你久等了。”“能和许师长见面,非常高兴。”

  两人握手寒暄一番,终于落座交谈。

  富平是东北军社会部派到沈阳的地下工作者,富平的丈夫叫王凤起,辽宁昌图人,是黄埔军校十期毕业生,曾是张学良旧部。西安事变,张学良被扣,王凤起曾密谋组织军事政变推翻蒋介石,却因事机不密,最终被捕。被释放后随陈诚来东北任行辕高参,同时夫妇二人也接受了东北局的任务,从事中共地下党的工作。富平得知许赓扬是同乡,又是张学良的旧部,便决定劝说许赓扬起义。

  许赓扬是沈阳守军国民党新编第一军暂编五十三师少将师长,国民党新一军暂编五十三师驻守在沈阳东部,具有先进的美式武器和7000多人的兵力。争取到这支部队,就意味着沈阳城的东大门洞开。

  与富平见面时,许赓扬感慨:“自西安事变后,自己以孤臣孽子的地位服务于军旅,寄人篱下,仰人鼻息,瞻顾前程,十分伤心。”之后许赓扬也表示在解放军进攻沈阳时他一定率部起义。

  1948年7月10日,沈阳市惠工广场附近的一座四合院。这里是国民党第五十三军一三零师师部。少将王理寰放下电话后,心里颇为纳闷。方才的电话是他的老同学、好朋友王化一打来的,邀请他中午到家中吃饭,朋友之间作客吃饭没什么稀奇,只是王化一在通话最后颇为神秘地加上一句,“有位冷太太想见你。”

  王理寰思来想起,也不记得自己认识一位冷太太。冷太太是何许人也,还真有点神秘。

  王理寰坐上美制吉普车,直奔同泽街23号王化一家。王化一是辽中县人,张学良主政东北后,被选为了辽宁省教育会副会长,在“九·一八”事变后,潜赴北平组织抗日救亡运动。1947年陈诚任东北行辕主任,任王化一为东北政务委员会委员,但王化一一直坚持未就。

  王化一的家是一栋二层小楼,王理寰一进客厅就看到一位沉静端庄的女士,王化一起身介绍。“冷太太,这就是王师长理寰大哥。”“理寰,这位就是我在电话里跟你提到的冷太太。冷太太从乡间来,你不是愿意知道家乡的情况吗?咱们到楼上谈谈。”

  握手上楼,再寒暄一番,王化一才说:“冷太太来时,高崇民、吕正操、张学思、阎宝航都带信问好。”

  说到这里,王理寰明白了,这位冷太太是中共派到沈阳工作来的。冷太太本名王佩卿,丈夫叫冷庆元,所以王化一才称呼她冷太太,冷氏夫妇都是中共地下工作者。

  解放军在辽西战场取得优势后,中共中央东北局社会部便派遣王佩卿、冷庆元带着东北行政委员会副主席高崇民写给沈阳政界知名进步人士胡圣一、王化一、卢广绩等人的信件来沈阳,通过他们做国民党第八兵团司令长官的工作,争取国民党第八兵团起义,以实现和平解放沈阳,也是为了保护这座历史名城和东北最大工业城市不受到破坏。不过,国民党第八兵团的司令周福成顽固坚持,地下党组织才决定将国民党第八兵团的一些高级军官纳入争取沈阳守敌放下武器的重点工作目标。

  看了冷太太带来的信,王理寰颇受触动,从此掩护冷太太等人做工作,同时也积极与第五十三军各师联络。

  一次,冷太太提两包汤药,从沈阳郊区的文官屯向解放军送情报,被一三零师三八八团五连步哨扣留,冷太太对着赵姓连长说:“我姓冷,家住朱尔屯,我丈夫病重,村中无药,特到城里天益药堂抓药。连长不信,问问你们师长,他都知道。王师长是我表哥。”赵连长给王理寰打电话,问是否知道此事。王理寰在电话里对赵连长说:“知道,冷太太是我表亲,她家里有病人,你把她送出去,晚上还叫她从你的哨位回来,省得到别处麻烦。”赵连长自然遵从吩咐一一照办。第二天,待三人再聚在王化一家见面,讲起来三人都是开怀大笑。

  国民党第五十三军是驻防沈阳的敌主力部队,下辖一三零师、一一六师、三零一师、和东北第二守备总部,总兵力达4万多人。因为该军多是东北军旧部、东北籍官兵,地下党组织疏通各种社会关系在五十三军的上层军官中进行工作。五十三军副军长赵国屏于1948年10月31日下达了停止抵抗的命令,五十三军军部和直属分队放下武器,向解放军投诚。

  驻守沈城北侧门户的国民党五十三军一三零师师长王理寰在解放军进入沈阳时,宣布国民党一三零师投诚,并按人民解放军指令退出在市区以北大韩屯、北陵一带的防地。沈阳的北大门顺利打开。

  1948年10月29日,许庚扬与沈阳城内一些国民党军政要员商议联合起义事宜,但未能达成一致意见,于是决定自己单独率部起义沈阳。10月30日,许庚扬派人与解放军辽北军区独立一师达成起义协议。10月31日,国民党新一军暂编五十三师撤出防卫区域,为从东路入城的人民解放军让出一条通道。

  北国网、辽沈晚报记者 李倩倩  沈阳党史网 钱樾雷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