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保志愿者的博客

孙叶新 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文保志愿者、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会员、沈阳市文物保护协会理事、沈阳市文物局文保义务监督员。愿意为维护沈阳历史文化名城的光荣称号尽一份微薄之力。

网易考拉推荐

张作霖夫人亲笔信 未能劝降周福成  

2013-11-20 21:13:56|  分类: 历史人物 历史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5年前,怀远门以里,到怀远门内街再往故宫的方向走大概200步,有两座银行,一个是中国银行,一个是世合公银行。

  那时沈阳的国民党第八兵团驻守在沈阳怀远门里,就在中国银行,辖第五十三军和东北第二守备总队;而世合公银行比中国银行更早一年兴建,前身是老字号的世合公钱号,而第八兵团司令也是当时国民党在沈阳的最高总指挥周福成便是在世合公银行被人民解放军捕获,捉到周福成的是东北野战军二纵六师的前卫团的一个连长……

  北国网、辽沈晚报记者采访到当时东北野战军二纵六师师长张竭诚之子张旭阳以及多年从事沈阳文史研究的王世烈,讲述当年周福成被捕经历。

张作霖夫人亲笔信 未能劝降周福成 - 叶新 - 文保志愿者的博客

 世合公银行旧址。 北国网、辽沈晚报记者 李倩倩 摄

东北“剿总”总司令卫立煌逃跑

  关于周福成被捕的地点,曾经有两种说法,一说是在中国银行,一说是在世合公银行,王世烈解释道:“有些资料说周福成是在中国银行被捕,其实不对。这两个都在怀远门以里,一左一右,世合公银行是建于1906年,中国银行建于1907年,就差一年,原来斜对面是正阳街道办事处。中国银行现在是没有了,但世合公银行这个房子现在还有,具体的地点应该是沈阳路68号。”

张作霖夫人亲笔信 未能劝降周福成 - 叶新 - 文保志愿者的博客

 解放军攻占“东北剿匪总司令部”大楼。 资料片

  1948年10月30日4时,距离沈阳解放还有3天,东北“剿总”总司令卫立煌颇为“审时度势”地乘坐着国民党逃离沈阳的最后一班飞机走了,临走前只草草地将沈阳交给了第八兵团中将司令周福成,命令“本总司令外出期间,所有沈阳的国民党党政军事宜完全由第八兵团司令官周福成负责处理”。

  周福成,1898年生于辽阳灯塔县,地道的东北人,保定军校毕业后便入了东北军,1947年7月,周福成被调到东北任国民党第八兵团司令。

张作霖夫人亲笔信 未能劝降周福成 - 叶新 - 文保志愿者的博客

 周福成。 资料片

  这位张学良的旧部、东北军的老人一早先便是共产党地下人员劝说起义的重点对象,只是他实在顽固,一心反抗到底。

  张旭阳说:“周福成的女儿其实是共产党,他成为国民党在沈阳的总指挥不久,他女儿带着张作霖夫人的亲笔信来劝他起义。原以为他父亲是张学良的老部下,对老夫人的话一定能听得进去的。老夫人的信无非是希望他不要再打了,能把东北军的骨血留存下来。但他非但不听,还暴跳如雷,连亲生女儿都说要枪毙,实在顽固。”

  沈阳解放前夕,王佩卿和冷庆元受中共中央东北局社会部的指派,带着东北行政委员会副主席高崇民写给沈阳政界知名人士胡圣一、王化一、卢广绩等人的信件,来到沈阳。

  高崇民的信大概是说“你们三人在沈阳地区对敌军展开策反工作,要使沈阳和平解放,双方士兵免于战火的损伤,人民少遭涂炭。要策动东北籍的官员,起义归来弃暗投明。”中共中央东北局正是希望通过这些社会知名人士去做周福成的工作,争取周福成能率部起义,来实现沈阳的和平解放,从而保护这座历史名城、同时也是当时东北最大的工业城市免遭破坏。

  王世烈说:“周福成被捕前,沈阳已经是四面楚歌,解放军兵临城下,而一些东北军的老人也不愿再战了。”

顽固抵抗拒绝和平解放沈阳

  就在卫立煌逃离沈阳一周前,王化一曾和周福成见过一次,说国民党大势已去,当时周福成没有表示完全同意,但也没有反对,只说看形势演变如何。卫立煌飞走之前,蒋经国到沈阳代表蒋介石给沈阳将领打气,持蒋介石亲笔信到东陵去见周福成,答应他接掌东北局面。卫立煌飞走当晚,周福成并没有回到当时第八兵团总部的中国银行,还在东陵附近。

  所以第二天一早,胡圣一、王化一一行,才到了中国银行去说服周福成。

  周福成也明白几人的来意,不等来者说话,便先说:“我受蒋委员长栽培,只听委员长的话,其他我不听。”

  王化一只好从分析利害开讲,然后说:“若谈到栽培,你和第五十三军全体将士都是张汉卿(张学良)先生栽培出来的,你更应该报答张先生的知遇。”周福成身边的赵毅、苏炳文也都劝说,但周福成却目露凶光,扫视他的卫兵和各位师长。

  王化一顿觉情势不妙,便向周福成亮出底牌,“沈阳市内的人民、军队、警察都已经团结一致,连你自己掌握的部队在内,完全同意迎接解放军入城,你个人能起多大作用?”周福成还是不服软,恼羞成怒,向着他的几位师长怒斥:“敢!”过会儿又说:“你们可以表示意见!”

  王理寰师长首先说:“大势已去,不能再打了,我这一师不愿在无辜替蒋介石牺牲,决定放下武器。”紧接着,副军长以及两个师长也相继说这仗没法再打。

  见自己成了少数派,周福成脸色大变,只好说:“你们把我安置个地方吧。反正我至死不投降。”王化一说:“请你到世合公银行暂时休息一下,然后再谈。”

  于是在苏炳文(东北“剿总”高参室中将主任)和卢广绩的陪同下,周福成带着几个卫兵到了世合公银行,而其他人则终于松了一口气,探讨如何放下武器,防范破坏。

  不过到了晌午,苏炳文来找王化一,说周福成到了世合公银行后,蒙头大哭,说对不住蒋介石,众人劝止不住,让王化一去看看,劝解劝解。

  果然,周福成正在恸哭,王化一劝慰他说“只要不抵抗,命和财产都能保住。”慢慢周福成平静下来,王化一便起身离开,刚走到楼梯一半,听到楼梯上有枪栓声,还有人喊“他就是共产党”。

  王化一赶紧回头望去,是周福成的卫兵站在上面,手持机枪,正在瞄准。王化一大喝:“你想干什么?”王化一的卫兵这时也已经赶来,周福成的卫兵只好把枪收起来,退回屋里。

总攻前活捉“总指挥”周福成

  即便是没什么军事常识的人,恐怕也听过这么一句“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捉到这个所谓的“总指挥”周福成,沈阳的解放也就水到渠成。

  张竭诚的东北野战军二纵队六师,是在31日下午3时至4时间到达沈阳西南郊。张竭诚之子张旭阳说:“虽说总攻是在11月1日,但六师的前卫团十六团刚到沈阳西郊刚好有突破口,便借此进入了沈阳城。沿着两洞桥、中山路、马路湾,一路搜索,直插故宫一带,进入了老城。”

  进入城中不多时,该团前卫连一连连长黄达宣在大西门,也就是现在怀远门,往故宫方向不远处,突然看见从路边一座小楼(世合公银行)的院子里出来两个人,这两人一见有人来又缩回了院内。

  黄达宣一想,这个时辰,天都没亮不好好在家睡觉,跑出来鬼鬼祟祟,可能是敌人。黄达宣立即带人闯进院内。国民党的士兵见解放军进了院也没开枪,只是躲闪着往小楼里退。院子不大,楼下有两三间屋子、一个车库。

  黄达宣和指导员苏福林见状一盘算,这里可能有大官,立即指挥部队将小楼包围起来,并派人将情况报告给营里,营长马志高赶紧指示,“要把小楼包得严严实实,不管什么人,都不能跑掉一个,如果确实有国民党大官,要抓活的。”

  张旭阳说:“那个时候,活捉国民党的长官是最为鼓舞士气的。”

  包围好了小楼,黄达宣开始喊话:“你们赶快放下武器投降,缴枪不杀,不然就要炸楼啦!”这会儿的楼内是一片死寂,院里更是连喘气声都听得真切,黄达宣的一句话别说楼里,周围的百姓家估计也能听清楚,但楼里并无人应答,当然也没人开枪。

  楼里是什么情况,当时黄达宣是不知道的,也可能重兵把守,但这会儿也顾不上,一招手带着几个战士尾随国民党士兵进了楼。

  黄达宣等闯进了一间大房间,解决了房间里30多人的警卫排。又看见几个敌兵躲在楼梯拐角处,黄达宣让他们赶紧出来投降,“你们的长官在哪儿?”一个胆子大点的赶紧用手指了指楼上。

  楼上是三四间房,几人分头封锁好各个门口。就在这时,中间一间房的房门打开了,走出一个副官模样的人。黄抓过此人,便问他长官在哪儿。此人倒也不慌乱,像是早有准备,“不要这样,请跟我来,长官都在里面,我们投降。”

  看此人毫无抵抗之意,黄便带了战士冲进房间,手里端着枪,枪口对着屋内人。

  因为是银行,屋子虽大,但窗户很小,光线晦暗,渐渐才看清里面的状况。屋里大约6、7个人,有老有小。靠近墙角处摆着一张大桌子,桌子上有两瓶外国酒和一些还没吃完的绿色包装的军用罐头。还有几部电话,电话是临时架的,电话线交错地散落一地,果皮纸屑,满地都是。

  大约如此沉默了10秒,一个外披大衣内着便衣的中间人从人堆里走出来,低声说:“我叫周福成。”接着一个年龄相近的人也走出人群,说:“敝人是苏炳文。”一会儿的工夫,楼内楼外,周福成的参谋、警卫等随从人员都被缴械。

被捕后谎称本来要起义

  马志高营长这时也已经赶到,“你们207师残部还在浑河、苏家屯一带顽抗,你马上下令叫他们投降。”周福成沮丧着脸,耸耸肩,摊开双手,道:“207师我指挥不动哟……”

  张旭阳说:“周福成还‘骗’了我父亲一顿饭,他被捕后,先说自己是要起义的,对于起义的国民党军官,我军一向优待,我父亲就跟政委一起请他吃了顿饭。后来才知道他是个顽固分子。”

  虽然,搞不清楚周福成等人是投诚还是起义,但张竭诚并没有拿周福成当俘虏看,和李少元政委斟酌一番后请周、苏二人吃了顿饭。四人边吃边谈,谈到城中军事,张竭诚带着点试探说:“话又说回来,如果你们的军队真有诚意早点起义,何必我们动这么大干戈呢?”

  苏炳文欠身说:“敝人十分遗憾!”

  周福成则说了一句:“贵军辛苦了!”一句话说得张竭诚想笑又不能笑出来。

  后来,周福成要求见东北野战军二纵司令员刘震,刘震只回一句,说:“告诉周福成,他是俘虏,我们不见。”

  北国网、辽沈晚报记者 李倩倩

    沈阳党史网 钱樾雷

  评论这张
 
阅读(3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