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保志愿者的博客

孙叶新 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文保志愿者、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会员、沈阳市文物保护协会理事、沈阳市文物局文保义务监督员。愿意为维护沈阳历史文化名城的光荣称号尽一份微薄之力。

网易考拉推荐

尖刀部队成“特洛伊木马”抢占市中心  

2013-11-22 21:36:29|  分类: 历史人物 历史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亲历者后人讲述沈阳解放保全老城完好之谜团
   在沈河区八经街与八纬路的交汇口,有片两三百平方米的绿化带,一走一过,只觉得是平常不过的绿地一块,再仔细看,有一个高到膝盖类似于花坛的圆形建筑。由于建筑上已经有一簇修剪椭圆的灌木,这建筑便被理所应当地视作花坛,但这“花坛”显然与别不同,其两侧都有开口大约半米的长方形窟窿,透过窟窿再往里看,内部中空。向周围上了年纪的人打听,才知道这个花坛当年是个地堡。

  何谓地堡?解放战争时期,国民党在沈阳城内修建地堡、暗堡,是当时的重要工事之一。据张旭阳所知,现在沈阳老城区仅剩八经街与八纬路这一处地堡,张旭阳是当年攻入沈阳城内的东北野战军二纵六师师长张竭诚之子。

  在市区内修建地堡,可见是惨烈战斗的先期准备,不过,就是这样一座国民党意图严防死守的城市,缘何在两军交战后,迅速得以解放,甚至能保全老城完好呢?

尖刀部队成“特洛伊木马”抢占市中心 - 叶新 - 文保志愿者的博客

 从旁边路过时,很难想象这个花坛当年竟是个地堡。北国网、辽沈晚报记者 徐曼 摄

   当年“永久性工事”只剩四个碉堡

  对于这座父亲曾经战斗过的城市,张旭阳平时喜欢用双脚来丈量它的方寸,他说逛来逛去,一共看到过四处地堡,“市内只有八经街八纬路交叉口这个;在沈铁路,铁西那边还有一个小碉堡;下河湾有一个,原来叫三间房,但一早就并入下河湾;还有就是浑河以南还有一个。”张旭阳介绍,在解放战争后期,蒋介石在沈阳实施全城堡垒化,修筑钢筋混凝土结构,地堡一般都是一个圆柱体,上面开三到四个枪眼,枪眼的上方通常有突出的部分。

  八经街上那处“花坛”两侧的长方窟窿,便是枪眼。沈阳解放前,为实现全城堡垒化,蒋介石在沈阳各个街道修筑了碉堡,在外围建筑了大量工事,碉堡全是钢筋水泥筑成的所谓“永久性工事”。分堡、母堡、碉堡群,列成梅花状,可以互相实施火力支援和兵力增援。各个碉堡群内外的各种明暗火力、交叉火力、倒打火力,火力成网,很难接近。

  另外,国民党守军由战车团组成机动部队,随时可向前沿增援和反扑。同时为加强城防和掩护空运,还将原撤至鞍山、辽阳的暂编第207师2个旅调回沈阳。张旭阳说,“其实国民党是想死守沈阳的,所以当初蒋介石要卫立煌(东北‘剿总‘总司令)成立兵团,解锦州之急,而卫立煌是要把大军囤积在沈阳周围,这样的部署,解放军想要攻打沈阳也绝非易事。卫立煌还认为解放军之所以攻打锦州是为了诱出驻守沈阳的兵力,所以卫立煌才会迟迟不肯发兵增援。”

尖刀部队成“特洛伊木马”抢占市中心 - 叶新 - 文保志愿者的博客

 解放军部队进入沈阳火车站。 资料片

  蒋介石虽想坚守东北,但对于东北的兵力部署仍然想采取向南收缩的方针。他的计划以现有兵力固守长春,将沈阳主力移至锦州,打通沈阳至锦州的交通线。这样,既可以比较容易地解决东北部队的后勤供给,又可控制辽西走廊,背靠华北,把解放军挡在关外,万一形势不利,还可以从陆上或海上撤退。

  但是,卫立煌坚决反对蒋介石的方案,他看重的是沈阳。卫立煌分析以当时在东北的国民党军队向解放军进攻力量尚显不足,但若防守一些战略要点,力量还是有余的。所以,当务之急是积蓄力量,固守沈阳,以待时局的变化。要打通沈锦联系必须补充东北兵源,使在解放军冬季攻势中受损的国民党部队恢复元气;同时必须从华北增兵锦州,由锦州、沈阳同时对进,否则沈阳南下国民党部队有被东北解放军层层切断,分别包围歼灭的危险。此外,卫立煌认为如果将主力集中于沈阳,便可以牵制住大量东北野战军,以解华北的威胁。

  但历史不是如果,蒋介石命令卫立煌成立兵团赶赴锦州,而国民党“东进兵团”、“西进兵团”分别被东北解放军遏制在黑山和塔山。最终,东北解放军在解放了锦州后又歼灭了西进兵团,并马不停蹄地奔往沈阳。

   为保护百姓和物资上演沈阳版“特洛伊木马”

  廖耀湘西进兵团被歼,国民党东北主力消耗殆尽,卫立煌见大势已去乘飞机逃跑,将沈阳的国民党最高指挥权交给了第八兵团的司令周福成。周福成经蒋经国打气鼓舞,决心要死守沈阳,即便身边的师长、副手们纷纷劝说他起义,他则表态要与城共存亡,“我有两个月的粮食、足够的弹药,一定和共产党拼个你死我活。迫不得已时,委员长有命令,焦土抗战,我和沈阳市同归于尽。”

  周福成的言外之意是要拖住解放军两个月后,再将沈阳的军备物资以及古城文明都付之一炬。

  但东北解放军则一心要保护沈阳这座历史名城,东北野战军总司令部明确下令要保护沈阳古城,不能以重炮攻城,同时也要保住沈阳诸多兵工厂中的物资储备,成为日后战斗中的供给。东北野战军总部向各攻城部队发出保护沈阳的指示“沈阳为我东北最大工业城市,我们占领后即可完全巩固,对整个人民战争将有极大贡献。故各部必须力加保护”。

  张旭阳说:“我父亲接到率部穿插直攻沈阳老城的任务后,觉得我们东北野战军打沈阳城内孤立无援、士气低落的十几万守军,歼敌是没有问题的,保护好沈阳城是执行任务的关键。六师以往的战斗让他深切地感受到市区激战造成的伤亡和破坏是非常严重的。沈阳这么大,人口这么多,市区激战可能会造成更大的伤亡和破坏。”

  张旭阳的父亲在怀德、昌图、锦州多次参加攻坚战,摸清了敌军逐次退守的防御特点,根据锦州攻坚的作战经验,在我军各路部队四面围攻下,敌军被迫将主要兵力放在外围,所以在防御初期,锦州市中心并没有重兵把守。而沈阳的防御圈比锦州还要大,需要在外围部署的兵力会更多,东北野战军判断,此时沈阳的市中心可能比当时的锦州市中心更加空虚。张旭阳说:“我父亲担心的是时间一久,各个方向的守敌逐次退守到人口稠密的市中心,在市中心形成严密扎实的根据地,好似形成了一个结结实实的人肉团子,解放军只能从周围歼敌,然后一层一层地进攻,不得不在主要市区爆发激战。在敌退守之前抢占市中心,这是保护沈阳的关键。”

   抢占市中心从敌人背后发动进攻

  1948年10月31日下午3时到4时间,东北解放军二纵六师的部队陆续达到沈阳西南郊,正巧赶上先前抵达已经在铁西展开战斗的兄弟部队在铁西打开了一个突破口,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战机,只是东北解放军的大部队是要在11月1日拂晓发起总攻……

  在赶往沈阳之前,张竭诚和他的部队还在东渡辽河,是为了防止敌人经营口从海上逃跑。突然接到“万万火急”电报:令二纵快速折回打沈阳。赶赴沈阳之前,张竭诚和政委李少元立即骑马赶到二纵指挥部找吴信泉副司令员受领战斗任务,战役总指挥二纵司令员刘震指示说:“沈阳之敌已军心惶惶,士气瓦解,部署已乱,你部不需要等各路主力部队到齐后再发动攻击,要趁热打铁,快速进攻,越快越好。”就是各路部队随到随打。

  铁西的突破口正在眼前,张竭诚不想错过战机。当然,在具体敌情不明的情况下,大纵深穿插是要冒很大风险的,张旭阳说:“在辽西会战时,第一纵队有一个营直接打到廖耀湘的兵团指挥部,对会战胜利起到重大作用,但最后全部牺牲。”

  张竭诚与李少元政委等师领导一商量,大家都支持抢占市中心的作战计划。经请示后,六师决定利用夜暗直插沈阳老城。张旭阳说:“我父亲在做简要战前动员时强调,不要按部就班的逐街争夺,不要与零散的敌人纠缠,要像一把尖刀直插敌人心脏,彻底瓦解敌人防御体系。”

  当晚,战士们列着战斗队型,沿着街巷向老城疾进,大家都不出声,刷刷地向前,看见敌人丢弃的枪支就捡起来背肩上,经过几次小规模战斗,六师终于穿插到了市中心。实际上也验证了张竭诚对于沈阳城中部空虚的判断,老城虽有高大城墙,却没有重兵把守,六师成功地抢在周边守敌退守市区之前,控制了老城。在控制老城后,六师没有守株待兔,根据吴信泉“多挑重担”的指示,六师开始从里向外打,从敌人的背后发动进攻,完全成了沈阳城中的“特洛伊木马”,与沈阳城外的东北解放军大部队实现里应外合。

    国民党准备四吨炸药并安装好雷管待命

  东北野战军二纵六师十八团向东发展进攻,在东塔附近经过小规模战斗攻占了沈阳兵工厂,立即拆除炸药,把重要设备保护起来。十八团团长杜存典亲自带部分部队继续向东进攻,在接近东陵的途中与对面攻城的老三师取得了联系。这次作战,十八团跑的路实在多,从于洪区穿过市中心一直跑到东陵区,实施了对沈阳的贯通突击,彻底瓦解了敌人的防御体系。

  东北野战军二纵六师十七团则向南发展进攻,与兄弟部队一起清剿市区南部的敌军。市区解放后,东北解放军二纵六师得知沈阳南面的207师二旅在遭受十二纵沉重打击后,最后退守在浑河堡地区。六师立即以十七团为主,加强师炮兵营和十六团部分兵力,从市区南下过浑河桥从敌人身后与兄弟部队三面合围浑河堡之敌,迫使敌副师长率207师二旅7000余人投降。张旭阳说,这种直插城市中心的战术,后来在平津战役中再次得以运用。

  六十五年后的今天,生活在沈阳市中的人仍可以看到沈阳故宫城墙以及中山广场周围那些颇有年代感的建筑。张旭阳说,“沈阳老城是多次躲过劫难,当初国民党从苏联人手中接管沈阳,本已经进入沈阳城的东北民主联军想与国民党在沈阳一战,但服从上级着眼大局的命令最终战略性撤退;而解放沈阳时,国民党本有机会将沈阳城付之一炬,周福成已让兵工厂准备了四吨炸药并安装好雷管待命实施,可他同时又想固守沈阳一段时间,等待国民党的所谓援兵,同时拖延解放军入关。国民党的如意算盘是鱼与熊掌想要兼得,但失道寡助,最终鱼与熊掌都失去了。”

  北国网、辽沈晚报记者 李倩倩 徐曼 沈阳党史网 钱樾雷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