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保志愿者的博客

孙叶新 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文保志愿者、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会员、沈阳市文物保护协会理事、沈阳市文物局文保义务监督员。愿意为维护沈阳历史文化名城的光荣称号尽一份微薄之力。

网易考拉推荐

沈伯符公馆谜团待解 真正主人究竟是谁  

2013-11-03 22:52:47|  分类: 文物老建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段,沈阳新一轮老建筑保护名单出台,位于沈河区大南街道慈恩社区大南街华岩寺巷14号的“沈伯符公馆”位列其中。但值得玩味的是,沈城所有现存的公馆建筑几乎都有明确的相关记载,关于这座建筑的历史记载却只有短短一句,让人感到迷雾重重。

沈伯符公馆谜团待解 真正主人究竟是谁 - 叶新 - 文保志愿者的博客
 沈伯符公馆旧址——叶新摄影

  这是座谜一样的建筑,它的欧式风格细节之精美堪比帅府大青楼,建设取材水准要比奉系吉林代省长王树翰公馆的还要高,而对它的介绍,说来说去仅是“军需处长沈伯符的公馆”等寥寥数语。

  沈伯符是谁?他真是奉军张作霖时期的军需处长?为何一个处长的公馆要比省长和督军的还要气派?

  沈阳晚报、沈阳网记者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学会辽宁联络处常务副主任张旭东进行了多重考证、寻访,但仍无法确认谁是这座神秘公馆真正的主人。

  位于大南街华岩寺巷14号的沈伯符公馆地处沈河区卫生局院内,是一座典型民国时期欧式建筑。该建筑坐北朝南,地上两层、局部三层、砖木结构、水泥罩面,平屋顶大挑檐,设计平面呈蝴蝶形。重点设计主立面,采用了两种柱式:中央入口柱式采用罗马复合柱式;科林斯柱头上加爱奥尼涡卷,柱身有凹槽。

  可以说,这是一座不折不扣的经典老建筑。距离这座老建筑较近的有王树翰公馆,但是王公馆的建造工艺和规模,远不如这座沈伯符公馆。

  一个巨大的疑问由此产生:在那个门第等级森严的年代,为何沈伯符区区一个处长的公馆如此气派张扬,竟僭越省级大员之上?

  沈阳晚报、沈阳网记者先后向多位研究奉系军阀的著名专家进行求证。著名学者、辽宁大学教授邢安臣向记者表示,在他的记忆中,沈伯符的名字从没出现在历史文献中,“至少奉系的重要人物谱里,没有这个人,但是‘伯符’很可能是他的字。不过,姓沈的奉军军需处长,我确实没有印象。”

  文史专家、辽宁大学教授胡玉海则向记者表示,军需官作为部队特殊群体,即便是在讲武堂培训时,也是单独开课,行事低调,很少登上《盛京时报》,但奉军军需处长的名字中,应该没有沈伯符。

  张氏帅府原馆长杨景华、原奉军爱国将领郭景珊之子郭春光、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学会辽宁联络处常务副主任张旭东等人士均向记者表示,对这位所谓“张作霖时期的军需处处长沈伯符”没有印象,很难查阅到相关史料。

  为了进一步求证,记者又前往沈阳市图书馆地方文献参考室内进行搜寻,然而,令人颇为不解的是,在数万册有关奉军的相关文献中,根本就没有沈伯符的名字。

  在胡玉海所著的《奉系军事》一书中,对军需处长有着明确的记载,在第一次直奉大战期间,军需处处长为富葆廉。之后相继出现过栾贵田、张振鹭等人担任过处长、军需主任等职务,而对于沈伯符没有任何记载。

  记者翻阅《奉系纵横》、《奉军档案全集》等重要书籍后确认,在旅长以上的官员中,并没有沈伯符的名字。

  那么,沈伯符公馆究竟是怎么建起来的呢?这或许是条可行的寻访线索。

  一种猜测:是沈振荣?还真是个军需官

  首先,这座公馆是如何与沈伯符牵上关系的呢?记者采访了曾经发现这座老建筑的文博爱好者郑英杰。他告诉记者,这座公馆在发现时,也曾让他颇为不解,他先后向多位专家求证。直到有一天,他在逛书摊买旧书时,发现了一本名为《沈河区老干部回忆录》的书,其中提及了这处公馆,书中记载为“沈伯符公馆,张作霖时期的军需处处长”。

  而这一情况,也被著名文史专家、沈河区政协副主席冯述证实,他向记者介绍,这处公馆被称作“沈伯符公馆”,还曾经是日伪时期“浑河区政府”所在地。

  郑英杰也曾经对沈伯符的身份有过怀疑,他认为,这位沈伯符很可能是一位军需官,他的名字叫沈振荣,字伯符。

  他的这一观点得到了张旭东的支持。张旭东介绍,如果按照奉军军需处处长的级别衡定,官阶应在上校、少将左右,而在奉系内部,这个级别的军官较为多见,特别是在第二次直奉大战之后,奉军扩军至35万人,将校级军官多达数千位。而沈振荣也可能是其中普通的一员而已。为了证明沈振荣与沈伯符的关系,记者在查阅大量史料后确认了沈振荣的人生轨迹:沈振荣早年曾在奉天军械厂供职,并在第二次直奉大战中担任军需官,特别是在郭松龄反奉被杀时有记载。

  “汉卿弟,兄历年所经营之动产和不动产请由‘鲁’(鲁穆庭)、‘沈’(沈振荣)、‘张’(张振鹭)三位军需官核清,除还债外,尽数捐同泽中学……”(《辽宁文史资料·忆郭松龄被杀的前前后后》)。

  而在1931年时,沈振荣成为边业银行常务董事之一,而在西安事变后,有着良好的军需经验的沈振荣,则完全投入国民党中央军阵容。

  《民国军事院校年鉴史》记载:“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军需学校在南京设立后,沈振荣出任特别学员班的班主任一职,直至1937年11月20日,沈振荣获得少将衔军需官(享受少将待遇)。”抗战期间,沈振荣成了国民党军中一名重要的军需官,但有关他的历史记载也就此停步。

  一个事实:日伪时期“区政府”所在地

  更多史料摆在了眼前,却让张旭东感到愈加不解:如果沈伯符就是沈振荣,那么他在奉军中时还真就是个很不起眼的小角色,他能盖起比省长还好的住宅吗?

  首先,在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建楼颇为少见,一幢如此巨型的公馆,需花费的钱财是天文数字,若不是位高权重或富甲一方,都无法实现。

  其次,沈伯符公馆的位置距离张氏帅府仅现在的公交车一站地距离,可谓是在张作霖的眼皮底下,以沈的级别,即便是有这个实力,敢盖这座公馆吗?何况他还是颇为敏感的军需官。

  最后,即便是在第二次直奉大战期间,沈振荣也仅是普通的军需官,到抗战期间,才熬到“领少将衔”而并非是真正的整个奉军的军需处处长。

  难道这座公馆是后人扩建的,并非是沈伯符公馆的原建筑?为了寻找到答案,记者再次前往沈伯符公馆。

  在公馆附近居住了64年的老居民陈先生回忆,这座公馆自小就出现在他的眼中,这一地区的平房曾在1989年时动迁,当时拆掉了公馆的门房和院落,但主楼从未有过变动,他的父亲现年已经90岁,也未曾提及这座楼房曾有过扩建的事。

  “小时候,我们经常上这座公馆玩,楼内都是一色儿的木质地板和楼梯,里面还存放过大量的中药丸子和包中药的纸,那时候这里就是医院的小库房,这片儿的孩子不时就冒蒙往里闯。”陈先生说。

  日本人曾扩建过这座楼房吗?张旭东向记者表示,这种可能性不大。主要源于日本是多地震国家,对地基建设有着很高的要求,如果将一座普通平房扩建成公馆,地基就会重建,不太可能使用原有的地基实施建设。况且这座公馆的建筑风格也与日式有所不同。张旭东说,“如果你去和平区南三马路、和平广场附近,就会发现日式老建筑的特点和风格,是喜用大型条石为基础,与这座欧式公馆的建筑风格迥然不同。这座公馆可以确定就是张作霖时期的建筑。”

  更为重要的是,这座建筑的重要性和建设水平也被当时的日伪政权所承认,著名的王树翰公馆据此仅有一站地的距离,但这里仍然被确定为“浑河区政府”的所在地,舍彼取此,足以说明其建筑水准之高。

  一种判断:沈伯符仅是出面施工者

  难道沈伯符与这座公馆的关系是个误传?沈阳晚报、沈阳网记者在现场发现了建筑上的玄机——水泥罩面。

  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水泥是重要的军用物资,修建炮楼碉堡才用,即便是张氏帅府的楼群,当时也很少用水泥。张旭东表示,同一时期的马其诺防线就是以水泥为基础建设材料,而这种材料在当时的国内使用不多,管制极严,用料大多需要军需官来批复,才能购买得到。

  在张旭东看来,这座公馆很可能是沈姓军需官主持牵头施工建设的,而他并非是公馆的真正主人,“估计当时由于工程浩大、工期长,很多居民在打听这座公馆的主人时,误将‘包工头’当成了主人。”

  如果是沈振荣是这座府邸的施工建设者,他当时可能就是某个军的军需官而已,当地居民以讹传讹,夸大了他的官职,直到最后把这座府邸直接认定为“军需处长”的宅邸。

  这种猜测得到了公馆附近居民刘女士的赞同。刘女士告诉记者,她在获悉这座公馆叫沈伯符公馆时,不过是几年前看报纸所得知的,而住在这片儿的不少老人,还对这处公馆有着别样的说法,认为这是张作霖一位姨太太的私产,并不是什么军需处处长府邸。

  关于这座沈伯符公馆,说法不少,目前都没有史料的有力支持。在诸多的看法和猜测中,它主人的真正身份越发让人捉摸不透,如果您是知情人,请您联系沈阳晚报、沈阳网记者电话13840190091,向我们讲出这个保留了数十载的秘密。

  沈阳晚报、沈阳网记者 张毅 文并摄

  感谢沈阳市图书馆吴文慧协助采访
  评论这张
 
阅读(42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