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保志愿者的博客

孙叶新 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文保志愿者、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会员、沈阳市文物保护协会理事、沈阳市文物局文保义务监督员。愿意为维护沈阳历史文化名城的光荣称号尽一份微薄之力。

网易考拉推荐

那一代辽商就这样走远  

2013-12-06 21:38:05|  分类: 历史人物 历史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东北大地罹难,日本人控制了辽宁所有利权。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蓄势发力的辽宁民族工商业遭遇重大打击。在日本人控制了所有生产资料的前提下,辽商继续与日资商战已无可能。辽商中有人将产业转移到关内,有人继续驻守等待时机,也有人丧失人格附逆日寇,发起了丧尽天良的国难财,浮云蔽日,人性昭彰。一个铁律是,没有和平的环境,没有国家的稳定,商人想要影响时代也是不可能的。1931年,辽商们的分崩离散,让人遗憾,也让人扼腕叹息。

  1931,夭折之年

  1931年,山雨欲来之时,也正是辽商本该迅猛发展的年头。1930年奉天商会统计商号有16877户;我国第一辆自制的“民生牌”载重汽车在辽宁民生工厂制成;沈阳市有纺织、印染、铁工、印刷、碾米、榨油、食品、木材、窑业等工厂574户,总投资额为915万元(银元)。一个数据显示,辽宁三大港口大连、营口、丹东——上世纪20年代,全国对外贸易基本处于入超状态,唯有此三港保持出超,大连港每年的贸易更是仅次于上海。奉系官僚资本领衔的军工、机械、矿山、铁路等,也不断积蓄内力。

  但“九一八”事变改变了一切,辽商与日本人生意场上十几年的生死相搏,终于在真实的硝烟中分出胜负。“九一八”事变第二天,日本关东军便占领了奉天市内的东三省官银号,封锁了边业银行及中国、交通两行的分设机构,窃走了东三省官银行及边业银行库存的大量黄金,控制住东北的金融体系。接着,日本人又将东三省官银号在各地所设分号及附属商业粮栈、油坊、制粉、烧锅、典当、航运、机械、电力、矿业等百余处产业没收。

2013年12月06日 - 叶新 - 文保志愿者的博客
奉天满洲中央银行千代田支行——资料图片

 

  1931年7月1日,伪满洲国成立了“满洲中央银行”,强制推行“满洲币”,并在兑换旧币过程中,有意压低兑价,规定奉票50元、铜圆票60元换“满洲币”一元,这个过程造成辽宁工商业户和民族资本财富大量流失。这之后,日本帝国主义又制定了“满洲经济统制根本方策案”,在辽宁建立了一大批“特殊公司”和“准特殊公司”,垄断钢铁、煤炭石油、矿山、机械、化工等关键行业。除了官方垄断的行业,在民间行业,日方也给本国投资者大开方便之门,1932年至1937年短短5年,辽宁日本私营工厂企业由487家增至1021家。

  与此相对的则是辽宁民族工商业的迅速萎缩,“九一八”事变前,沈阳有大小商户12027家,事变后不到半年,关闭者已达5000余家。由工商业者组成的商会(工业会)也难以维持,基本处于瘫痪、解体状态。以当时闻名沈阳的萃华金店为例,“九一八”事变前,金店经营蒸蒸日上,事变后,金店将六处分店合并为三处,日伪全面推进金融侵略后,黄金成为重要统制资源,金银业各家的经理和骨干人员遭到逮捕。萃华金店被迫解体,几位股东转而经营一个百货商店和一个钟表店。1941年,伪满颁布“物价停止令”,不顾物价因战争上涨的现实,强制商家维持物价不变,萃华的两处经营被迫倒闭。

  这还不够,日本人还出台了各种名目的税收。营业税、印花税、所得税、组合税外,还有各种名目的“捐款”,如“国防献金”、“必胜储存券”、“飞机献金”、“水利献金”等。

  坚持经营的辽商

  危局之下,辽商们的心内极为痛苦。曾经在火柴、砖窑生意上与日本人平分秋色的奉天商人张惠霖,东北沦陷后不愿当汉奸,托病辞去一切政、商界职务,隐居大连,在黑石礁建立“张松叟花园”,平日养花卖花,不再过问世事。

  奉天最出名的商人杜重远则继续利用自己在政商界的关系发挥余热。1934年,他在江西九江创办光大瓷业公司,任江西省陶业管理局局长,主动接济东北流亡学生。他还在上海主持“中华国货产销合作协会”,提倡并发展“国货工业,作经济上的实际抗日”。

2013年12月06日 - 叶新 - 文保志愿者的博客
 杜重远与妻子侯御之

  不过,由于没了本钱,没了资源,杜重远渴望在异乡东山再起,重振肇新窑业的梦想未能彻底实现。他于是转而跨界,从一个商人变成一个报人、社会活动家。1933年,邹韬奋主持的《生活》周刊被迫停刊后,杜重远在上海出资创建《新生》周刊,自任总编辑和总发行人。当年5月,杜重远在自己的杂志上发表《闲话皇帝》一文,不想却因言获罪。日本人认为此文暗讽日本天皇,破坏两国关系,国民党政府为此将《新生》周刊禁言,勒令其停刊。

  “新生事件”一石激起千层浪,杜重远不畏国民党当局滥用权力对进步思想的干涉,顶住高压,继续撰文为言论自由鼓与呼,他鼓励读者:“最后的胜利一定属于被压迫的人民!”轰动中外的“新生事件”成为1933年中国最严重的言论自由事件,杜重远为此被判一年零二个月徒刑,被关入上海漕河泾第二监狱。但正印证那个道理:对人民的压迫只会加速权力的速朽。杜重远在审判台上高呼:“法律被日本人征服了!我不相信中国还

  有什么法律!”旁听群众高呼“打倒卖国贼”并散发拥护《新生》周刊传单,且用各种杂物向法官及日本人掷去。法庭秩序大乱,日本人及法官狼狈离场。

2013年12月06日 - 叶新 - 文保志愿者的博客
刘凯平

    另一位奉天著名商人刘凯平(1890—1932),当年靠着经营国产口腔用品起家,他生产的“地球”牌牙粉和“老火车头”牌牙粉行销辽宁,将日货逼得步步后退。“九一八”事变后,刘凯平继续生产“老火车头”牌牙粉,并暗自进行抗日宣传。1932年6月,痛恨刘凯平的日本人将他秘密逮捕杀害,一代辽商终以一腔热血捍卫了自己的尊严。刘凯平牺牲后,同昌行几经风雨。沈阳的公司由其二弟刘兴治经营。其长弟刘自新在天津、成都等地开办了公司。其中,沈阳、天津两地的公司都坚持到了解放后的公私合营。天津的同昌行就是现在的蓝天集团的前身。

  截然相反的选择

  然而,斗争从来都不是仅仅靠硬碰硬。虽然同样面临困境,个别辽商却表现得很迂回。大连有一位油商,名叫徐敬之,他16岁来大连学徒,后白手起家创建了自己的豆油作坊。徐敬之经商极为聪明,早年间,哈尔滨有家粮栈不慎失火,大批大豆遭到火烧。徐敬之抓住这个机会,大量购进“火烧豆”,反复试验,最终用“火烧豆”提炼出与正常大豆相差无几的正品豆油。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人垄断了东北大豆,华人油坊遭到了严重困难,很多油坊被迫停业。既然日本人垄断了原材料,就只能自己想办法,1935年,长春以南的大豆产区降雨连连,雨后又气温下降,很多大豆都成了“冰豆”。徐敬之抓住这个机会,大量购进日本人不爱收购的“冰豆”,然后又进行反复试验,提炼出品质优良的豆油,并一年获得利润70万日元,在日本人垄断的豆油市场硬是挤出一条夹缝。

  然而就算像徐敬之这样的聪明绝顶的商人,招数也不是回回都灵。1942年,战争带来经济形势的恶化,日本侵略者强制要求大连华商27家油坊合并,全部为日本军方合作。徐敬之的东和油坊被迫合并,他不甘心,偷偷抽出资金,离开大连,到天津开设东和油坊代理店。立即有汉奸向日本人告密,日本人最后判定徐敬之违犯《汇递管理法》,徐的财产就此冻结。

  但有人玉碎,有人却在利益面前放弃民族大义。上一期,我们提到大连商人郭精义,由于率领商会对抗日本人在大连推行“金建制”,最后离奇死亡。郭精义死后,比郭精义大11岁的张本政成为商会会长。但这个张本政完全没有郭精义的骨气。张本政也是白手起家,早年间,身为学徒的他认识了一个以经商为掩护的日本特务高桥兵卫。由于为人勤快,张本政很得高桥的赏识。借着高桥这层关系,张本政涉足海运。1897年,张本政得到“老八大家”首富张德禄两万元的投资,在烟台开办德合洋行,租用日本轮船,从事黄渤海沿岸城市的运输业务。日俄战争后,张本政趁日方以“俄奸”罪名通缉张德禄之机,利用与日本人关系,将后者名下两艘轮船低价据为己有,发了一笔横财,德合洋行也改名为烟台政记轮船公司。1901年,张本政以自己的特殊身份,租了两艘日本轮船“贯致丸”和“宇和岛凡”,经营海运的同时,还帮助日本人刺探俄国人的情报。

2013年12月06日 - 叶新 - 文保志愿者的博客
张本政

 

  就是这样一个见利忘义的商人,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张本政的政记公司旗下大批轮船都上阵为日寇运送军火物资,其中14艘船还被击沉。张本政还鼓动华人商民为日军捐献飞机大炮,他与人合捐飞机达40架之多。为了表彰张本政,日本当局多次给予张本政嘉奖,前后授予近50项职务和衔头,张本政还得到了日本天皇的接见。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根据大连的文史资料显示,1947年反奸清算时,大连市人民法院判处张本政有期徒刑12年,没收其全部财产,1947年3月18日清晨,张本政乘保外就医的机会,带家人逃往到国民党统治下的沈阳,1948年沈阳解放前夕,他从沈阳乘飞机逃到天津,天津解放后,他逃到国民党统治下的上海,上海解放他又逃到天津躲起来了。1951年镇压反革命运动开展时,张本政被从天津逮捕归案,同年5月6日,张本政被判处死刑。

  沈阳晚报记者 闻达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