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保志愿者的博客

孙叶新 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文保志愿者、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会员、沈阳市文物保护协会理事、沈阳市文物局文保义务监督员。愿意为维护沈阳历史文化名城的光荣称号尽一份微薄之力。

网易考拉推荐

学者首次披露:日军拍卖张作霖财产细节  

2013-02-06 07:45:24|  分类: 历史人物 历史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者首次披露:日军拍卖张作霖财产细节 - 叶新 - 文保志愿者的博客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曾拍卖张家珠宝,抢夺并运往日本金条八万条、藏品500余箱

    多年来民间一直传说张作霖藏有大量金条,这些金条的具体数量有多少,以及金条的去向也一直是个谜,各种说法都有。

  近日,沈阳张氏帅府博物馆副馆长曲香昆通过研究大量资料,并在日本相关资料中找到一些答案,发现张作霖确有大量黄金和许多藏品在九一八事变后被日军抢夺,有的连夜运往日本,有的被拍卖。这也是对张作霖的研究中,国内首次披露张作霖财产具体状况及被日军抢夺拍卖的细节。

  张氏家族作为民国时期东北第一家族,虽不及黑龙江督军吴俊升的财产多(吴俊升自己在张作霖面前夸下海口,说财产多于张作霖),但聚财有方的张作霖也是数一数二的人物。

  然而,九一八事变之后,关东军于事变次日占领了帅府,张家在东北的财产自此损失殆尽。那么,日本人究竟抢夺了帅府多少财产?张氏父子面对金钱,又有着怎样截然不同的态度?

  二十年之珍藏被抢掠一空

  日本从张学良官邸搜出黄金256万两运往东京

  据1926年10月10日成都《民视日报》所列财产表显示,北洋时期,71个官僚军阀要人私产总额高达6.3亿元,而张作霖个人独占5000万元。张学良晚年在口述历史时也说道:“你要知道我在东北的家产有多大,我没讲过。我在那个时候的钱,虽然不能说称亿吧,反正我有五六千万家产。”然而,九一八事变之后,关东军于事变次日占领了帅府,日本发布将张学良的财产包括房产以及各种资产全部作为逆产加以没收,张家在东北的财产自此损失殆尽。

  据《中国档案精粹·辽宁卷》记载:1931年9月19日,日军占领沈阳后,便大肆进行烧杀抢掠,城内机关衙署、官邸私宅,均在洗劫之内。张学良官邸(大帅府)被占据后,搜出黄金八万条,运往东京,每条重二斤,记256万两,价值华币二亿六千万元。

  另外,东北元老陈觉先生于九一八事变第二年写就的《九·一八国难痛史》中也有这样的记载:“张副司令(即张学良)行辕十九日前六时十分,被日军包围,故大元帅之五夫人等率领家属由卫队保护出走小南关天主教堂暂避。所有张副司令私邸一切贵重物品,均被日军夜间用载重汽车运走。二十年来之珍藏抢掠一空,各处办公器皿,多被日军捣毁掷入院中水池中,文卷信印均被日人得去保管。”

  边业银行十九日午前十一时,被日军占领。边业银行损失概表——

  放款及垫款 39,595,859元

  现金 21,255,898元

  应付款 55,952,972元

  物品 41,308元

  抵押品 25,000,000元

  寄存品 4,200,000元

  共计约154,268,530元(约奉票1.54亿元)

  日本关东军司令曾想把部分家产还张学良

  少帅拒收称:要还,你把东三省还国家

  据日本古野直也在《张家三代之兴亡》一书中披露:九一八事变之后,和张学良私交很好的日本关东军司令本庄繁,命令工兵队把张学良的家产、美术古玩500余箱,装入两辆货车,运往北京张学良的官邸(这在张学良晚年回忆中也得到证实)。但张学良却拒绝接收本庄繁运来的自己的物品,他对来人说:“要还,你把东三省还国家!这些东西,原来在我家里是怎么摆的,你给我照样摆好,我自己会拿回来。可是你要不给我拿回去啊,我可给你个羞辱,别说面子上不好,我全放火烧了。我就在这儿烧了,那个时候你的脸上就不好看了,你赶快照样都拿回去。”后来,这些家产都在运回时被沿途的日本人抢劫散失掉了。

  另外,日军占领帅府后,还将张氏父子家眷的以装饰品为主的大帅府内的物品当作逆产予以拍卖。1932年8月1日,拍卖会在奉天王松岩府邸举行。帅府内的另一批物品以总计78955日元22钱的价格中标。

  1932年8月3日的《满洲日报》中有这样的记载:日满贵金属商、古董商的同行们垂涎欲滴的逆产即原张学良所拥有的宝石以及银器类的投标拍卖会于1日午后12点半在王松岩府邸举行了。这天,指定的24名日满商人在规定时间前聚集在王松岩府邸按照负责人的指示渐次进行投标,于13点半全部结束。投标的方式从方便角度讲分为第一号至第六号,从15点开始开标,历经两个小时全部结束。投标最高的是第三号40060日元,最少的是第五号1560日元,这可窥见旧军阀是如何剥削财产。顺便附带说明一下这次的投标品以及中标者,如下——

  第一号 珍珠首饰、珍珠耳饰、手镯、簪子等213件。11700日元。(王绍廷)

  第二号 翡翠装饰品179件。22100日元。(合发盛)

  第三号 钻石及其他宝石装饰品79件。40060日元。(北平号)

  第四号 钟表杂品75件、古金属制品一箱。3515日元。(池锡模)

  第五号 铜制品及其他共两箱。1560日元。(合发盛)

  第六号 银制品用具383件。每公斤生铁(生金、生铜),价值40日元22钱。(森洋行)

  从拍卖的实际成交价格来看,这些物品都是以极低的价格拍卖掉的。张家的财产,除了房产、地产以及开办的包括银行等各种企业都被日本作为逆产予以没收外,究竟被日本人抢走了多少,其实际数量是难以估计的。

学者首次披露:日军拍卖张作霖财产细节 - 叶新 - 文保志愿者的博客

 张氏帅府大青楼

  □张氏父子的不动产

  仅沈阳市内张家房产就有楼房10余处,平房409间

  张氏父子到底有多少资产,目前已经无法精确地考证。恐怕即便是张氏父子本人,也很难知道自己的资产确数。

  常言道:“窥一斑而知全豹。”根据上面有明确记载的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劫掠张家的财产数目,我们可以大概想象出当时张氏父子个人的经济实力。下面我们再根据相关资料对张氏父子的不动产做个约略的统计——

  房产:据1949年沈阳市房产局户籍科的不完全统计,仅沈阳市内的张家房产就有楼房10余处,平房409间。如位于沈阳市沈河区的帅府建筑群,位于沈阳市和平区、现在归沈阳市物资集团和沈阳市安全局使用的张作霖五夫人和六夫人的两栋别墅、北陵别墅以及大连老虎滩、汤岗子消夏别墅等。此外,张作霖在北京、天津也有不少房产。如北京著名的顺承王府以及天津的张作霖四夫人许澍旸公馆等。

  地产:张作霖在北镇、黑山、通辽、辽河岸边、黑龙江一面坡等地共有生荒、熟地约420万垧。“垧”是东北方言,一垧就是一公顷,也就是说张作霖在东北有地420万公顷。上世纪20年代,东北土地的市价每垧均在50元以上,以最低50元计算,这420万垧土地即价值二亿一千多万元。这些土地都租种给农民,当时地租一般每垧1石至2石。如果按1.5石计算,张作霖的这420万垧地每年可收租630万石。每石合460斤,630万石即289800万斤。    

  实业:张家在东北各地开设了三畲连锁商号,行业涉及粮栈、油坊、典当行、军需品等,分布范围则遍布东三省,大大小小有几十家之多。另外,张作霖还先后以自己或张学良的名义投资煤矿9处,金、锰、铁等矿物公司10处,投资或入股的纱厂、轮船公司等工商企业有16家。同时,张作霖还在奉天、吉林等地开办银行、钱庄等,不仅可以控制东北货币的上市和流通,还可以单独印制钞票。

  □张氏父子对金钱的态度

  张作霖帮溥仪出卖土地,两人五五分成

  对于金钱,张氏父子的态度是不一样的。

  张作霖出身于贫苦农家,可以说在当时是赤贫阶层。张作霖发迹后,非常善于经营自己的产业,大量涉足于货栈、粮栈、旅店、矿山、运输、银行业等,大量聚敛钱财,甚至和末代皇帝溥仪交好,以帮助溥仪出卖皇家大量的土地,之后两人采取五五分成的办法获取大量收益。东北相对稳定的政治环境,加上张作霖在东北一言九鼎的权势,所以张作霖拥有优于国内任何一路军阀的赚钱环境,因此赚得可谓缸满钵满。而张学良却是一个花钱如流水的人。

  据张学良晚年口述说:“有一回,我大概是15周岁吧!我父亲跟我说,你晓得吗?你妈妈死的时候留下几万块钱,那个钱在你姐姐手里,那个钱应该你们三个人分(指一母同胞的张冠英、张学良、张学铭)。我瞅瞅我爸爸,笑了,我说那几个钱算什么玩意儿?别说那几个钱,就是你那个钱,我也没看在眼里。我爸爸把眼睛瞪圆了,瞅瞅我。我说我能挣钱,我比你挣得多,我自己会挣。我父亲看看我,说,你好大的口气!”

  这是张学良自述少年时期对钱财的态度,到后来张学良对于钱财更是不计锱铢,一掷千金无愧色。张作霖去世后,张学良将张作霖遗产中的一千万捐出来,用于发展东北教育。18年后,在张学良幽禁期间,当张家三畲财产清理委员会清理张家资产时,张学良针对他姐姐张冠英写信谈及西安名下的房产时,也劝其放大气些,不要因为钱财的事,和人家争短论长。

  晚年,张学良还写了一首诗:“不怕死,不爱钱,丈夫决不受人怜。顶天立地男儿汉,磊落光明度余年。”

  □张作霖对朋友的态度

  孙中山最需要钱的时候,张作霖慷慨相助

  作为民国时期的大军阀之一,张作霖镇压辛亥革命,绞杀中共先驱李大钊,其反动性自不待言。孙中山先生是满清王朝的埋葬者,民主革命的先行者,铲除军阀统治的革命家。二人本应该水火不相容,但从解密的档案和资料中,却可以看出张作霖和孙中山有着超乎寻常的个人友谊。张作霖曾多次秘密资助过孙中山,而孙中山也始终认为张作霖是自己受益最多的军阀好朋友。

  第二次直奉战争之前,因为对直斗争的战略需要,奉(张作霖)、粤(孙中山)、皖(段祺瑞)三方建立了“反直三角同盟”。1922年,当张作霖得知孙中山因为陈炯明发动叛乱逃离广州落难上海时,他慷慨解囊,派韩麟春前往上海送去10万元,以解决孙中山的生活之需。事有蹊跷的是,孙中山在给宁武的信中却写道:“韩君到沪,相见甚欢。又得雨公送2万元,甚谢。”宁武把信给张作霖看,张作霖说:“不对啊!我给他的是10万,咋成2万了?”张作霖找来韩麟春,才知道钱让韩麟春赌博输了。张作霖气得把韩麟春痛骂了一顿,然后告诉手下人:“凭我张作霖,只送孙先生这点钱,不成话!赶快再给孙先生补送8万去。”

  收到张作霖的十万元巨款后,孙中山解决了基本的生活问题,但要想平叛陈炯明的叛乱,收复广东,没有资金,一切都是纸上谈兵,于是他再次向张作霖提出了资金要求。了解到孙中山的实际情况后,张作霖先后三次爽快地援助了孙中山。其中,第一次援助了50万元的回粤军费,由许崇智派其兄许功武取走。1923年5月,张作霖又派黑吉江防司令公署参谋长沈鸿烈用货船满载60万银元、12门山炮和数量可观的迫击炮弹前往广东。1924年初,张作霖再派当时的中尉副官、后来的新疆军阀盛世才秘密押运20万银元,枪3万支,子弹300万发由葫芦岛海运到广州,目的是让孙中山在南方牵制直军。

  对张作霖的多次无私赠款,孙中山在他给张作霖的信件中,淋漓尽致地表达了谢意。

  □张作霖对下属的态度

  亏空了军饷24万元,张作霖几句话得人心

  张作霖手下有一个吴旅长,因为做大豆生意,亏空了军饷24万元。吴旅长非常害怕,拿不定主意是要逃跑还是自杀的时候,张作霖知道了这件事。

  因为吴旅长是一个难得的军事人才,张作霖马上把吴旅长叫去,和颜悦色地问道:“听说你最近遇到了什么麻烦事儿?”吴旅长知道无法隐瞒,只好坦白道:“我做大豆生意,亏空了军饷24万元。”张作霖听了,忽然提高嗓门厉声指责他:“你这小子有几个脑袋,竟然敢亏空军饷,现在你打算怎么办?”吴旅长说:“我只有以死谢罪,等来生再报答大帅了。”张作霖听了,怒气冲冲地说道:“你这小子也太没出息了!一个人的生命,岂止值24万?你跟着我做事,还怕没有钱用吗?你好好把军队带好,这笔钱我替你还好了。”

  吴旅长一听,恨不得立即给张作霖磕几个响头。在以后的战斗中,对张作霖心怀感激的吴旅长指挥有方,身先士卒,立下了不少战功。

  文/曲香昆(沈阳张氏帅府博物馆研究员、副馆长) 大帅府·揭秘 (第三期)

  评论这张
 
阅读(67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