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保志愿者的博客

孙叶新 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文保志愿者、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会员、沈阳市文物保护协会理事、沈阳市文物局文保义务监督员。愿意为维护沈阳历史文化名城的光荣称号尽一份微薄之力。

网易考拉推荐

“你要听我话”少帅张学良与溥仪的“哥俩好”  

2013-06-06 06:59:25|  分类: 历史人物 历史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对待满清皇室这一问题上,张作霖为利益计,主动与溥仪建立联系。张学良却从来没想过利用“宣统皇帝”这块招牌,恰恰相反,他劝溥仪脱袍子,辞老臣,“真正做个平民”。

“你要听我话”少帅张学良与溥仪的“哥俩好” - 叶新 - 文保志愿者的博客
 1929年溥仪(中)派溥杰(左)到日本学习军事为复辟做准备。

        “你要听我话,我跟你说的是好话”

       张学良与溥仪的初次相见是在天津。其时,适逢第二次直奉战争结束,奉系进入鼎盛时期。此时的张作霖跺一跺脚,半个中国都要跟着颤一颤。子凭父贵,张学良也成为天津城里炙手可热的大人物,达官显贵纷纷巴结。

       溥仪这时正住在天津。这位前朝皇帝,虽然已无权无势,却仍在张园自设“清室驻津办事处”,继续以“宣统皇帝”的身份称孤道寡,不断联络军阀政客,做着自己复辟大清的美梦。因着张作霖的关系,溥仪对张学良也不敢小看。

       在溥仪的《召见簿》中,第一次出现张学良的名字是在1926年4月1日,当时溥仪21岁,张学良26岁。两人见面的具体细节没有记录,我们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张学良与其见面不会存在什么政治目的,恐怕除寒暄、应酬外,不会有什么实质的内容了。

       当然,这一时期两人的见面恐怕不只一次,因为张学良在晚年接受日本NHK电视台采访时说过:“我跟他很熟。”如果仅见一两次面是绝称不上“很熟”的。

       也正是因为很熟,所以,年轻气盛的张学良才会有什么说什么,无所顾忌了。受过西方教育、思想开明的张学良对溥仪当时的做法颇有微词,或者说是看不惯。他认为,溥仪应该顺应历史潮流,脱离他周围那些迂腐的老臣,放弃“复号还宫”的妄想,真正做个平民,以平常之心再谋发展。于是,在之后的某一天里,两人在天津的一家饭馆相遇了。心直口快的张学良可不管溥仪是怎么想的,竟对其进行了一番“说教”:

        “你肯不肯到南开大学去读书?好好读书,把你过去的东西都丢掉,真正做个平民。如果南开你不愿意去,我劝你到外国去读书。”

        “你原来有皇帝的身份,现在你虽然是平民,但比平民还是高。你要是真正好好做一个平民,说不定将来选中国大总统会有你的份儿。你如果以后还是皇帝老爷这一套,将来有一天也许会把你的脑瓜子耍掉。”

       张学良推心置腹,说的全是实在话。但正所谓“忠言逆耳”,对张学良的劝说,溥仪一句也没听进去。溥仪退位后曾多年住在紫禁城里,接触的几乎全是清朝的遗老,灌输给他的也是封建纲常的思想,使得他整日做着复辟清朝、重登帝位的美梦。十几年的“教育”对他来说可谓是根深蒂固。怎是张学良随便几句话就能转变的?

       尽管张学良的说教对于曾当过皇帝的溥仪来说是无法忍受的,但溥仪却没有生气,或者说是溥仪对张学良不大敢生气。为什么呢?张学良有着自己的理解:“为什么他对我不生气?因为他那个时候没有钱。他在东北有皇家产业,我们给他处置了,卖了一百万块钱,政府留下一半,另一半我给他了。所以我就劝他,你要听我话,我跟你说的是好话。”“你要听我话”,这种话,这种语气,恐怕也只有这位天不怕地不怕的少帅才敢说吧,连张作霖都不曾跟溥仪说过这样的话。

“你要听我话”少帅张学良与溥仪的“哥俩好” - 叶新 - 文保志愿者的博客
溥杰的前妻唐怡莹

        与“御弟”和“御弟媳妇”一见如故

       溥杰是醇亲王载沣的第二子,溥仪的胞弟。曾经入宫给溥仪伴读,深受溥仪的信任。经过张勋复辟的失败,以及“北京政变”被赶出紫禁城,溥仪认识到,要想恢复大清王朝,没有军权是万万不行的。但以他的“九五之尊”是无论如何不会屈尊与那些凡夫俗子搞关系的。因此,他以溥杰作为他的代言人,出入于社交场所,为他拉关系,寻求军事靠山,以图东山再起。

       最先进入溥杰视野的就是当时如日中天的张学良。于是,溥杰托陈贯一代为引见。陈贯一是京津社交界知名的活跃人士,无论皇亲国戚还是达官贵人,都能说得上话,可以说是社交场上一位八面玲珑的人物。

       1927年初,在陈贯一的安排下,溥杰夫妇在北京饭店舞会中认识了风流倜傥的张学良。不知是天生有缘还是性格使然,张学良与溥杰一见如故,与溥杰的妻子唐怡莹也一见如故。以后,每逢堂会或舞会,张学良总是邀请溥杰夫妇前往。溥杰也常拉张学良去打球,京城的饭店和各种娱乐场所,成了“御弟”和“少帅”相伴出没的地方。

       在交往的过程中,溥杰对张学良越来越仰慕。虽说自己是“御弟”,但从懂事起就没受到过什么显赫的礼遇。相反,为了复辟,兄弟俩不惜屈尊结交权贵,有时还要以重礼通路。溥杰越来越感觉到社会和人们对没落皇室的不屑一顾。而眼前的这个东北王之子,却是备受人们尊敬,每次出场必是前呼后拥,走到哪都是中心人物。究其原因,无非是张学良,或者说是张作霖手中握有重兵。这更坚定了溥杰的想法,要想恢复大清天下,就一定要以坚强的武力为后盾。溥杰再不愿空守有名无实的小朝廷,当没有用的“御弟”,他要从军带兵打天下。

        1928年初,张学良邀请溥杰参观南口奉军工事并检阅部队。趁着张学良大谈军事之时,溥杰向张学良诉说了欲投奔奉军的愿望。溥杰回忆当时的情形说:“张少帅听到我的请求后,有些犯难地对我说,要说这事本身倒很好办,但以你皇弟的身份到我的部队从军,恐不合适。咱们现在是朋友关系,如果那样的话,就成为上司与下属了,这就不好处理,还有,你哥哥仍旧很讲君臣名分,他能答应这事吗?张少帅说出了一大堆难题。我不听他这些,继续坚持自己的要求: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就看你答应不答应吧!此后,我又屡次三番地表示要到他的军中去'从戎',并说他要是不答应的话,就不够朋友,弄得张少帅无可奈何,最后他只好说,那好。这段时间你就先上我们在奉天举办的讲武堂去吧!”

       就这样,溥杰满怀期待地等着跟随张学良圆他的“从军”梦。

       担心情杀溥杰被“押”回天津

       世事难料,溥杰没等到张学良带他赴奉的好消息,却等来了奉军作战失利决定退守关外的坏消息。更可怕的是,冯玉祥部队有可能再次进入北京城。四年前,这位“赤化将军”将溥仪一家子赶出紫禁城的情景仍历历在目,溥杰完全相信冯玉祥有可能再次对他们采取不利举措。

      本来战争失利,已是焦头烂额,张学良在离开北京之前,还不忘于危急关头专程通知溥杰:“冯玉祥来了对你们是很危险的,不如全家暂赴天津外国租界躲避。”同时,他还主动提出,让溥杰到天津暂住在他的公馆里,等有机会再安排去奉天讲武堂。

       闻听此言,溥杰甚是感动。事不宜迟,溥杰带着妻子唐怡莹回家赶紧收拾了一下,就乘坐张学良的专列来到天津,并入住在位于法租界的张公馆里。这是张学良几年前买的一幢罗马式小洋楼,现在由他的二夫人谷瑞玉居住。

        6月4日,张作霖在皇姑屯被炸身亡,谷瑞玉要回奉天奔丧。溥杰也想跟着一起去,以实现从军的愿望。但是,他知道,父亲载沣和皇兄溥仪一定会反对的,溥杰进退两难。

        溥杰的妻子唐怡莹却认为这是他实现理想的大好时机,大吹枕边风,主张溥杰随同谷瑞玉等一同前往奉天。

       唐怡莹,又名唐石霞,是光绪帝瑾妃、珍妃的侄女,长得花容月貌,而且多才多艺,文化修养极高。唐怡莹这样极富才情的女子远非溥杰这个没落贵族所能驾驭的,婚后不久,两人即出现隔阂。风流倜傥、大权在握的张学良则成了唐怡莹爱慕的对象。为了博得张学良的爱情,她下了极大的工夫,甚至弄了厚厚的一个剪贴本,将那几年报纸上有关张学良的消息全都收集起来。此举深深地打动了张学良,两人结下私情。张学良晚年曾夸唐怡莹的聪明及才艺,并说如若唐怡莹不是“混蛋透了”,他一定娶她。至于唐怡莹如何混蛋,却没有说。

       正因为两人有了私情,唐怡莹才会极力劝溥杰去东北,以方便她与张学良相见。有了妻子的鼓励,溥杰终于下了决心,他给父亲载沣和哥哥溥仪各留下一封信,说明了去向和不辞而别的原因,就随谷瑞玉一起登上了前往大连的日本货船。

        这边溥杰满怀抱负,不辞而别,那边载沣和溥仪是又急又气。溥仪不愿让溥杰到张学良手下从军,其主要原因是身份上的考虑。此外,家人反对溥杰到东北投奔张学良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已对唐怡莹和张学良的不正当关系有所耳闻,他们担心溥杰到了奉天,张学良会为了与唐怡莹长相厮守而危害溥杰性命。其实,以张学良光明磊落的性情来讲,是断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

        但溥杰家人却不这么想,溥仪马上找到日本驻天津副领事白井康,让他想办法帮忙找回溥杰。

        溥杰乘坐的船在大连刚靠岸,就被日本警察“请”到旅馆,并把溥仪托日本驻天津副领事发的电报拿出给溥杰看。电报大意是说,溥杰到大连后,望妥为监视,暂在大连安排居住,有人会去接回。于是,溥杰就被软禁起来,等待天津派人来接。

        由于此时正值张作霖秘不发丧期间,在得知溥杰并无危险后,谷瑞玉连夜赶去奉天。没多久,溥仪就派康有为的得意门生徐勤之子徐良来到大连,把溥杰“押”回天津。

        回到天津的溥杰遭到大哥一顿劈头盖脸的训斥。溥杰据理力争,大谈从军的志向是为了掌握军事本领恢复祖业。此话说到了溥仪的心上,反复失败中,溥仪也明白了,要想夺回祖宗的江山社稷,恢复自己的正统“皇帝”身份,与其依靠那些军阀,不如依靠自己!

       溥仪对溥杰说道:“你的志向不错,不过怎能给张学良做事呢?不如直接到日本士官学校去学军事!”

        就这样,1929年3月,溥仪送溥杰东渡日本留学。

       溥仪阻挠张学良“易帜”

       皇姑屯事件后,张学良迅速稳定了东北政局,从而推延了日本侵占东三省的时间,也推迟了溥仪当傀儡皇帝的时间。

       6月21日,张学良为张作霖发丧。溥仪闻讯命师傅陈宝琛和朱益藩给张学良写了一封慰问信,并送去“御笔”挽幛,以尽悼念之意。张学良收到后,于8月24日以东三省保安总司令的身份复了一封亲笔签名信致谢,信的开头即满是客气之词:“弢老、艾老先生阁下:接诵大函,辱承唁慰并赐挽幢,拜领隆施,不胜感谢。”由这封信我们可以看出,即使对溥仪的种种做法看不惯,但张学良仍旧是很尊重他的,因此对溥仪的近臣也是尊重有加。

        此后,面对日本的虎视眈眈,张学良拟接受南京国民政府的领导,南北统一。一直视满蒙为自己发祥地的溥仪不希望南北统一,一旦这样,他复辟的希望就更渺茫了。所以,溥仪派手下与奉军素有往来的老臣商衍瀛来到东北,频繁接触奉系要人张作相、张景惠等人。在“易帜”前后的关键时刻,溥仪授命商衍瀛与张学良密商。张商会谈无任何记载,但会谈后,张学良写了一封亲笔签名信给溥仪,信的内容如下:

       敬复者:

       商君云汀来沈辱荷过谈,敬谂雅意殷拳,感激莫名……学良才短学疏,谬膺疆寄,循省遭际,韦越为虞,重以奖言,弥增愧悚。承示各节,已与商君面谈,晤时谅能备道……端肃拜复,敬请台安。

       制张学良拜启

       从信中,我们看不出什么实质的内容,但从信首的称呼我们仍可看出些端倪。 8月24日,张学良给陈宝琛和朱益藩的信中称其为“弢老、艾老先生阁下”,此番对于溥仪本人却仅称之为“敬复者”,可见张学良对溥仪阻挠统一之举是不满的。

        张学良给溥仪送炸弹

       东北易帜,南北统一,日本和平夺取中国东北的野心破灭后,便酝酿以武力谋取。

       1931年7月23日,正在日本留学的溥杰回国度假,并往天津张园见溥仪。他向溥仪传达了重要信息:日本军方对张学良不满,准备在东北发动军事行动,希望溥仪接管满洲统治权。

       此后不久,也就是同年的11月2日,在溥仪的《召见簿》上就出现了日本特务土肥原贤二的名字。两年前,土肥原贤二用“王道论”和“满洲皇帝”诱惑张学良,希望他宣布“东北独立”,结果遭到张严词拒绝。两年后,还是这位土肥原贤二,诱饵也还是“王道论”和“满洲皇帝”,只把猎取对象由张学良改换成溥仪,就收到了他预想的效果。

       在与溥仪的会谈中,土肥原表示,日军在满洲的行动仅为反对张学良,而对满洲毫无领土野心,并愿意帮助宣统皇帝在满洲建立独立国家。这正是多年以来溥仪心里最希望的事情:回到祖宗发祥之地,重整旗鼓,以东北作基地,复辟大清王朝。因此,溥仪对土肥原的话表示接受。

       蒋介石得知此事,马上派高友唐密见溥仪。高友唐秉蒋的意旨,对溥仪承诺:只要溥仪答应不迁入东北或是日本定居,可以恢复清室优待条件,可以随意住在北平或南京。然而,一心想复辟的溥仪却拒绝了蒋介石。

       得知溥仪要投靠日本,张学良甚是气愤。他派人于11月6日晚6时许往溥仪所居的张园送了一筐水果,溥仪的随侍祁继忠按例检视,发现其中竟藏了两枚炸弹。

       张学良此举无非是想给溥仪以警示,让他清醒,不要中了日本人的诡计。但事与愿违,这一举动让溥仪顿失安全感,反而加速了他出关投敌的脚步。

       1932年,溥杰再次从日本回国度假,张学良给溥杰写了一封信,告诉溥杰:“日本人歹毒异常、残暴无比,我们父子同他们打交道的时间长,领教够了。他们对中国人视同奴仆,随意宰割。你要警惕他们,并要劝诫你哥哥,让他同日本人脱掉干系,悬崖勒马……”

       尽管张学良诚恳劝说,被复辟野心冲昏头脑的溥仪、溥杰却视其为逆耳之言。最后,被日本人所用,成为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傀儡,成为民族的罪人。溥杰后来也回忆说:“可惜,我当时正同溥仪一道,千方百计地在做恢复满清王朝的努力,对张少帅的忠言根本听不进去,这真是一桩终生的憾事!”

       这是张学良写给溥杰的最后一封信,“西安事变”后,张学良被蒋介石囚禁,从此与溥仪兄弟断了来往。

       (此文源于: 辽沈晚报 )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