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保志愿者的博客

孙叶新 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文保志愿者、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会员、沈阳市文物保护协会理事、沈阳市文物局文保义务监督员。愿意为维护沈阳历史文化名城的光荣称号尽一份微薄之力。

网易考拉推荐

“奉天俘虏收容所” 三名美军战俘逃跑后  

2013-08-01 20:35:43|  分类: 历史人物 历史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日,“沈阳二战盟军战俘营遗址”70周年国际学术交流会在沈阳二战盟军战俘营旧址陈列馆召开。美国奉天战俘纪念协会、原盟军战俘工友等30余名国内外专家学者参与了会议。

  沈阳二战盟军战俘营始建于1943年7月29日,到今年已经整整70年。它是二战期间日本在沈阳修建的用来关押盟军战俘的战俘营,也是目前保存最为完整的日军战俘营。

  由于当年对盟军战俘的关押一直是日军的军事机密,加上这段历史尘封已久,所以大多数沈阳人对曾经发生在身边的这段历史知之甚少。直到本世纪初,这段历史才逐渐浮出水面。


  88岁的李立水老人,自称是最后一位健在的曾在日本人的“满洲工作机械株式会社”(当时的沈阳二战盟军战俘营)工作过的中国劳工。

“奉天俘虏收容所” 三名美军战俘逃跑后 - 叶新 - 文保志愿者的博客
88岁的李立水曾在“满洲工作机械株式会社”做学徒工 ■ 华商晨报 记者 袁娜 摄

  1938年,13岁的李立水跟随父亲闯关东来到奉天(沈阳)谋生。当时的奉天早已沦陷,日军不断地在沈阳建立各种军工厂。李立水和父亲最先在“奉天造兵厂”工作。由于李立水年龄小,便被安排在车间里当“小博役”(佣人),伺候日本人的日常生活。“当时有个叫大申一熊(音)的日本人,管我叫‘李小孩儿’,总让我帮他买烟,偶尔吃剩下的大果子也给我吃。不过,我每次送过去的鸡蛋或者水果,一定要保持完整,破一点皮儿他都不吃,怕被人下毒。”李立水说。

  一次逃跑使日本人的监管更严

  1942年春天,李立水来到了“满洲工作机械株式会社”工作,成了学徒工,当时这里是机床制造厂。而来自美国、英国、澳大利亚、荷兰等国的盟军战俘是1942年冬季来到这个工厂的,之后被分配到各个车间劳动。李立水的车间有300人,战俘占了一半。那时,日本人每天都要押着这些盟军战俘们从临时囚禁地北大营步行来到工厂,有技术的安排从事机械操作,没有技术的进行体力劳动。战俘们进厂子之前穿自己的衣服,进厂子之后得穿米色的连身袄,也就是工作服。

“奉天俘虏收容所” 三名美军战俘逃跑后 - 叶新 - 文保志愿者的博客
至今保留完好的“奉天俘虏收容所”日军管理人员用房——叶新摄影

  “后来,日本人用了六个月的时间就建好了现在的这个战俘营(日本人称之为“奉天俘虏收容所”)。战俘们搬过来的头三天,有日本翻译给我们训话,说战俘们要到这边来了,中国人一律不准接触战俘。”据李老回忆,当时整个工厂里的气氛特别紧张,因为有三名战俘此前在中国工友高德纯的帮助下逃跑了,事后被抓了回来。“那天,我们突然被要求停止工作,所有人都到工厂外面站队集合。日本人押着三名被抓回来的战俘,让他们指认是哪个中国工人给了他们地图。虽然当天三名战俘并没有指出任何人,但事后高德纯还是被日本人抓走了,并被判刑十年。这也是战俘从当初居住的北大营搬到现在这个战俘营的主要原因。”

  两根黄瓜建立了一段跨国友谊

  那次逃跑事件使日本人加强了对战俘营的监管。在工厂干活期间,中国工人不得与战俘有任何接触,连上厕所都得分开。

  “我那时候是车工学徒,日本人认为学徒工是小孩儿,所以不太注意。有一次菜农往厂子里送菜,一个叫张连才的学徒告诉我,菜车上有洋柿子,于是我们俩就偷偷溜到了菜车后面,他拿了两个洋柿子,我拽出五六根黄瓜。我正吃着黄瓜的时候,忽然发现牌号是266的战俘正在看着我。其实我和266之前就认识,因为我们工作的地方相隔不过五六米,虽然不能说话,但眼神交流的时候还是有的。所以,我就给266号战俘也扔过去两根黄瓜。”李立水说,“后来日本人投降了,战俘们也自由了,我经常看到他们出去遛弯。有一次我在街上遇到了266号战俘,虽然语言不通,但我知道他还记得我。那天,他给了我几块巧克力,还不停地说‘OK’!”

  李立水对这件事印象深刻,同样记得这件事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266号战俘尼尔。2003年,学者们听说了李立水的故事,找到了当年的266号战俘尼尔。当时已经90岁高龄的尼尔得知此事非常高兴,对来访的人说:“我们是好朋友,他曾经给过我黄瓜。”2005年,为了感谢其“人道和勇气”,美国国务院还向李立水颁发了“表扬证书”。

  战俘们的伙食很差,给什么吃什么

  在工厂的工作时间是早上8点到晚上5点,中午休息一个小时。上午10点和下午3点给5分钟吸烟的时间,有人拉铃,平时不让抽烟。

  由于中国工友中午不能回家,只能带饭盒,所以每天吃完午饭后,李立水都要在工厂里溜达溜达。经过盟军战俘的食堂时,他总会偷偷看看战俘们吃的是什么。

  “我当小博役的时候,见识过日本人的饭菜,带格子的大瓷盘子里有大米饭和好几样菜,很不错。不过,日本人不允许中国工人和战俘们吃大米饭,只能吃高粱米。中国工人都是自己带饭盒,下班后回家了还可以随便吃。可战俘们的伙食只能是给什么吃什么,很矮的一个小饭盆里,不干不稀的那么一小碗,就算是中午饭了。”李立水说,他从1942年到1985年一直在这个厂子工作,也因此成为了这段历史的见证者。

  华商晨报 华商响网记者 袁娜

  专家连线

  一个美国老兵的来信

  让沈阳二战盟军战俘营浮出水面

  位于大东区地坛街30-3号的沈阳二战盟军战俘营遗址已经有70年历史了,但这处遗址却是近些年才被发现的。为什么这么重要的历史遗址,一直被淹没在历史中呢?

“奉天俘虏收容所” 三名美军战俘逃跑后 - 叶新 - 文保志愿者的博客
沈阳二战盟军战俘营“奉天俘虏收容所”旧貌 ——高键供图

  “日本投降后,幸存战俘离开了沈阳二战盟军战俘营,返回各自的国家。之后,战俘营旧址曾一度被国民党军队占用。不久,国民党军队撤出。直至新中国成立,原战俘劳役的‘满洲工作机械株式会社’工厂,被接收及改造成新的工厂,该战俘营旧址在一段时期成为工厂职工的宿舍。”据九一八历史博物馆研究室主任高健介绍,20世纪90年代,一位美国老兵在给美国驻沈阳总领事馆的一封来信中,提起曾经在中国东北沈阳被日本人关押了3年的时间,不知关押地现在是否还存在。正是由于这封信,中国方面一些相关人士和社会团体才开始关注和寻找这座战俘营,并逐渐与美国方面的相关研究人员及战俘老兵取得了进一步的联络。经过一段时期的寻找,直到21世纪初,该战俘营遗址才逐渐走进人们的视线,并于2004年被确定为不可移动文物保护单位。

  从2005年开始,九一八历史博物馆研究部与美国奉天战俘纪念协会合作,开始系统地进行该方面的史料收集,并积极与战俘老兵取得联系,从美国国家档案馆、战俘老兵手中收集了大量的史料(包括档案、回忆录、口述历史等等),以及实物。在这些史料和实物的基础上,博物馆研究人员进行了分析,为沈阳二战盟军战俘营旧址陈列馆的建馆工作提供了强有力的理论支撑和实物基础。

  “通过掌握的材料我们发现,回国之初的一段时间,战俘老兵对日本虐待战俘的行为耿耿于怀,都不愿意谈论沈阳盟军战俘营。他们认为‘被日本人关押的那几年,是他们人生当中丢失的岁月’。在沈阳生活的那段日子,惟一让他们感到值得回忆的,就是中国工友及百姓给予他们的关怀和温暖。一些战俘老兵认为那是‘一辈子的恩情’,并教育子孙后代不要忘记。”高健说。

  2006年,根据之前获得的准确信息,相关人员组成资料搜集小组前往美国国家档案馆收集史料,并参加了战俘老兵的活动。

  “美国巴丹战俘协会是由二战期间在太平洋战场战败被日军俘虏,曾被关押在战俘营中,之后被解救回国的战俘老兵组成的一个组织。该组织每年举办一次大规模的年会。我们借此机会见到了大批老兵,其中有一部分是曾被关押在沈阳盟军战俘营的战俘老兵。我们向他们了解当年被关押在沈阳战俘营的情况时,他们都很激动。”高健说。“沈阳二战盟军战俘营的历史发现比较晚,研究年头也比较少,所以还有许多问题需要深入研究,比如沈阳战俘营先后关押的准确人数,死亡的准确人数,731部队与沈阳盟军战俘营的联系,日本看守遭受审判的具体情况等。”

  华商晨报 华商响网记者 袁娜   原标题:三名美军战俘逃跑后
 
 


  
  评论这张
 
阅读(75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