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保志愿者的博客

孙叶新 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文保志愿者、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会员、沈阳市文物保护协会理事、沈阳市文物局文保义务监督员。愿意为维护沈阳历史文化名城的光荣称号尽一份微薄之力。

网易考拉推荐

士兵接到不抵抗命令抗命击毙日军两人  

2013-09-16 21:42:43|  分类: 历史人物 历史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专家破解“九一八”之夜历史谜团——

士兵接到不抵抗命令抗命击毙日军两人 - 叶新 - 文保志愿者的博客
 九一八事变后,日军为当时被东北军打死的第一个侵略者新国六三修建的碑墓 ■余泓供图

  本报讯(华商晨报 华商响网记者 高巍)“九一八,九一八,从那个悲惨的时候……”

  9月13日上午,一个外地旅行团走进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大厅,很多人不自觉地哼唱起《松花江上》的旋律。

  同一时间,为纪念“九一八事变”82周年而举行的社会各界座谈会正在这里举行。与会专家讨论的除了令人刻骨铭心的“国难”“国耻”之外,更重要的是理清一个关于是否抵抗的误解。

  “‘九一八’发生之后,并非是传统意义上认为的东北‘不抵抗’。事实上有侵略的地方,怎么可能没有反抗。”“九一八”战争研究会会长王建学这样反问。

  “九一八”之夜的不抵抗命令与蒋介石无关

  “九一八”之夜,张学良是不是抵抗了?这个问题长久以来一直存有争议。有人说张学良多次致电南京,询问是否抵抗,甚至手中还掌握着蒋介石回复的不准抵抗命令的电文。传闻说,正是因为张学良握有这份电文,才能够在西安事变之后留下性命。

  “其实,这个争议在张学良晚年做了口述史之后,已经在史学界基本上有了比较一致的看法,即不抵抗的命令是张学良自己下达的,蒋介石当晚并不知情。”王建学说。

  张学良之所以会下达这样的命令,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其一是在中村事件之后,蒋介石曾经希望张学良不要年少气盛,为大局考虑,当遇到日方滋事时,尽量“力避冲突”,这个大的原则蒋张二人是有共识的。其二就是张学良的判断失误。“九一八”发生时,众所周知张学良不在沈阳,他自己回忆中的说法是正在“请英国大使去看梅兰芳唱戏”。因为“九一八”发生之前,日军不断在北大营附近进行挑衅性的军事演习,所以这一次当张学良得知日军炸柳条湖、进攻北大营的消息时,没有正确判断出这是一次有预谋的侵略,误以为这仍旧是日方寻常的挑衅事件,所以直接下达了“切戒我军勿乱动”等不抵抗的命令。

  “‘九一八’之夜,张学良并没有致电蒋介石,蒋介石是19日才知道这件事的。不过在知道之后,蒋介石的态度仍旧希望通过外交方式来解决这件事,所以才造成政府方面的军队不抵抗的局面。”王建学说。

  北大营之役东北军击毙过日本兵

  接受了张学良不抵抗命令的东北军,真的就乖乖地撤出北大营了吗?

  此前,有关“东北军陆军第7旅620团团长王铁汉打响反抗日本侵略第一枪”的说法,在上世纪80年代以后已经普遍流传。这意味着在东北军的中下层官兵中,有冒着违抗军令的风险而进行抵抗的行为。那么,是否有证据能够证明这种行为是有效的抵抗,抑或仅仅是作为撤退的一种掩护草草而为?

士兵接到不抵抗命令抗命击毙日军两人 - 叶新 - 文保志愿者的博客
 九一八事变后,日军为当时被东北军打死的第二个侵略者增子正南修建的碑墓 ■余泓供图

  事实上,这种抵抗非但是有效的,而且还成功地打死打伤了日军25人,其中击毙两人。“这个结论在日方发行的一组明信片中得到了证明。”王建学告诉记者,“这是几年前由詹洪阁发现并捐赠九一八历史博物馆的,也是东北军曾进行有效抵抗的铁证。”

  这一组照片之一,是几个日本兵正在修建一座墓,木制灵位上写着死者“新国六三”,照片背景是北大营。经过史料证实,这个新国六三是在九月十八日战死的日本士兵,根据日本军方的习惯,第一个阵亡的士兵将被给予很高的纪念,所以才会给新国六三在北大营阵亡的地方修墓。

  “也就是说,东北军不是没放一枪一弹就灰溜溜地让出北大营,东北军的底层官兵表现出了本能的爱国情怀,在违背军令的情况下放的枪,而违背军令是要砍头的。”王建学说,“这也是真正打响了抗战的第一枪。”

士兵接到不抵抗命令抗命击毙日军两人 - 叶新 - 文保志愿者的博客
 九一八事变时,被东北军打死的两个日军侵略者新国六三、增子正南的有关记载。——叶新翻拍

  被侵略的沈阳市民,在无声中进行反抗

  “九一八”之夜,黄显声带领警察部队曾经在沈阳城内外与日本军队交火,退到辽西之后更是拉起了抗日的大旗,一呼百应,东北各地抗日义勇军风起云涌。

  这是来自东北大地农民阶层的反抗。那么,生活在沈阳城内的人们呢?根据以往的口述回忆,一夜之后城头忽然多出了日本旗,亡国奴的生活莫名开始,难道这些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们就甘心如此?

  “以往并没有这方面的证据,而日方则大量造谣,比如称大东亚共荣、是中国人邀请日军过来的等等。但是,巩天民等九人上书国联调查团的报告书,揭开了历史的真相。”王建学介绍。

  在得知“国联调查团”要来中国调查“九一八事变”和“伪满洲国”的真相,九位知识分子自发搜集材料,他们中有银行家、医学教授、教育家等,如果单纯说生存,他们饮食无忧,原本无需参与到此事中。然而,他们的冒死行为正是来自东北市民阶层反抗的集中代表。

  每一件罪证的取得都历经磨难。比如,他们需要趁着夜色在日军的眼皮底下把贴在墙上的布告揭下来,或者揣着相机偷偷爬到房顶隐蔽好,等待阳光直射到对面哨兵和布告时伺机拍照等等。最后当所有证据凑齐的时候,九个人郑重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签名”这个普通的举动意味着迟早有一天,将会有一队日本兵冲进他们的家门把他们带进牢狱,因为这份实名的报告书在国联一定也会被日本方面看到。然而,反抗侵略的心,让九个人没有退缩。

  正是这份详尽的报告书,让世界认定了日本侵略,也迫使日本一怒之下退出国联。后来,巩天民等九人果然被日本人抓走受尽折磨,只是碍于国际影响才没有痛下杀手。

  “这份报告书存在联合国图书馆,而复印件在‘九·一八’历史博物馆。它足以证明‘九一八’之后,我们沈阳人没有甘心做亡国奴,除了武装斗争,普通市民也在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反抗着侵略。”王建学说。

  “总结这些最新的证据,反映出来的是,辽沈人民反抗侵略的行为是立体的、全方位的,并不完全是此前所说的国难国耻。”王建学认为,国家和史学界都已经承认在14年抗战的前提下,前6年的东北局部抗战完全可以被称为“九一八抗战”,足以与后8年的全面抗战即广义的“七七抗战”比肩。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