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保志愿者的博客

孙叶新 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文保志愿者、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会员、沈阳市文物保护协会理事、沈阳市文物局文保义务监督员。愿意为维护沈阳历史文化名城的光荣称号尽一份微薄之力。

网易考拉推荐

冯庸大学制服扣子是镀金的  

2013-09-30 07:14:23|  分类: 历史人物 历史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北公子”冯庸安葬沈阳,外孙女吕允端接受本报独家专访——

冯庸大学制服扣子是镀金的 - 叶新 - 文保志愿者的博客
 吕允端(右)和老伴胡雁溪在沈阳■华商晨报 华商响网记者 高巍 摄

  新闻背景

  9月15日,沈阳已是秋高气爽,许多沈阳人享受着周日的快乐,鲜少有人知道,就在这个周日,冯庸的骨灰从台北返回了家乡,安葬于沈阳龙泉古园。飘零65载之后,这位“东北公子”终于叶落归根。

  生于1901年的冯庸,是奉系军阀冯德麟长子。他与张学良同年出生,结拜兄弟,并同取字“汉卿”,同称“东北两公子”。当时他们一个是东北大学的校长,一个是冯庸大学的校长。

  年轻时的冯庸曾参与创建东北空军,后来父亲去世,他决定弃兵办学,走工业救国之路。1927年,26岁的冯庸拿出冯家几乎全部的私产投资办学,吸引了全国各地的进步学生来此求学。

冯庸大学制服扣子是镀金的 - 叶新 - 文保志愿者的博客
 青年时期的冯庸——叶新翻拍

  “九一八”事变之后,冯庸大学学生流亡关内,冯庸亲组“冯庸大学抗日义勇军”,参加了热河、长城抗战。此后,因资金耗尽,经好友张学良同意,冯庸大学并入东北大学。

  1949年,冯庸随国民党前往台湾,至1981年病逝。他去世时张学良亲往吊唁,那一次也是软禁台湾时期的张学良的首度公开露面。

  1981年,冯庸在台湾逝世,软禁期的张学良首次公开露面前往吊唁。无意中在报纸上看到这条新闻的冯宝琳,不禁心头酸楚:“终究不知道他死于何时,葬于何处。”

  冯宝琳是冯庸与其原配夫人的二女儿。如今,已经93岁的冯宝琳老人,终于等到了冯庸安葬家乡的消息。不过因为身体原因,她无法从北京赶来沈阳,只能由自己的女儿吕允端代为出席。

  吕允端女士在沈期间,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首次公开披露了冯庸将军的第一段婚姻和其复杂的内心世界。

  张勋复辟失败,促成冯江两家联姻

  冯庸的原配夫人名叫江锦涛,是晚清时期官拜九门提督、北洋时期曾短暂担任过国务院代总理的江朝宗之女。两家可谓门当户对,可惜这段婚姻只维持了十几年,最后以离婚收场。

  此后冯庸再婚,而江锦涛则一直独自带着两个女儿生活。谈起自己的外祖母时,吕允端说,她称呼自己的名字一直是“冯江锦涛”。

  冯庸与江锦涛两个人的婚姻,发生在张勋复辟的大时代背景下。1917年,张勋致电张作霖和冯德麟两人进京参与复辟,张作霖犹豫不决,而冯德麟此时正需要一个机会让自己能够获得更大的政治空间,于是冯德麟率军进了北京。然而,张勋复辟草草收场,冯德麟也因为支持张勋而被段祺瑞送进了监狱。正当此时,江朝宗出面保住了冯德麟,并把他接到自己家里,冯德麟觉得没有颜面回东北,也就顺水推舟在江家常住下来。

  在此期间,冯庸几次前往北京看望父亲,江家人觉得这个小伙子还不错,就想到让两家结亲。吕允端说:“在当时那个环境下,冯家明显是处于劣势的,能跟江家结亲,对冯氏父子来说应该是求之不得的吧!”

  1918年,冯庸和江锦涛结婚,婚后江锦涛随冯庸在东北生活。冯庸和江锦涛生了两个女儿,吕允端的母亲冯宝琳是冯江两人的二女儿。

  “母亲出生于1920年。听她回忆,她的童年都是在沈阳度过的。她们时常去张学良家串门,大青楼是她常常玩耍的地方,而对张学良的夫人于凤至她也有印象。”吕允端回忆。

  捐全部身家办学,制服扣子是镀金的

  有资料称,冯庸对江锦涛不甚满意,原因之一是江锦涛不漂亮,甚至有些丑。冯庸曾对自己的家人形容妻子的脸:“长得一晚上都摸不到头。”

  “当时人们都觉得,容貌不够好或许是让两个人无法走到最后的原因。” 在吕允端的评价中,外祖母江锦涛的外貌并不出众,但却才华横溢。“我看过她当年写的一些信件,文学性很高,描述事情栩栩如生,风格近似张爱玲。”吕允端说。

  1926年,冯庸的父亲去世。第二年,冯庸开始以全部家产和精力创办冯庸大学。这个决定是否获得了家人的认同,面对记者的这个问题,吕允端笑了笑,无奈地说:“就我们一般的想法,应该很难同意吧!但是据我所知,冯德麟去世之后,当时冯庸在家里是说一不二的,有些回忆资料中写,家里的服务人员甚至很怕他。除了强势地位,冯庸也是一个非常执著的人。他对追求‘工业报国’的狂热是我们现在的人无法想象的。”

  那个时候的中国,或许对冯庸他们那一代人而言有着特别深刻的意义。为了民族和国家的强大,他们可以毁家纾难,可以献出他们能够做到的一切。所以,大概没有人能够阻挡冯庸办学强国的那种近乎疯狂的热情。

  于是,江锦涛自此便很少在家里见到冯庸了。因为自开始筹备冯庸大学起,冯庸就常年住校,心里也只有学校和学生了,而出现在人们面前的冯庸大学,也的确令人耳目一新。

  这是一所完全西式的现代大学,聘请的是留学英法的富有治学经验的教授,配制完备正规,宿舍、食堂、医务室等一样不少。冯庸重视工科,注重培养学生的动手能力以及强健体魄,所以学校采用军事训练的方式管理。

  这么高标准的冯庸大学,对学生却一切免费,于是学校所需费用全部来自冯家家产。吕允端回忆,让她印象最深的是母亲说过,冯庸大学学生制服上的扣子都是镀金的。“我曾经在翻看旧照片时特意留意过制服扣子的颜色,是那种很浅的金黄色,所以我想母亲所言不虚。”吕允端说。

  学校收获爱情,冯庸选择离婚

  除了建成一座现代化的大学,冯庸也在自己的学校收获了一份爱情,对象是学校里的一位女学生。冯庸以为这次他终于获得了自由的恋爱,于是义无反顾地投入到这场感情中,对家里的原配妻子江锦涛更加没有耐心,最后甚至选择了离婚。

  江锦涛所生的这两个女儿都非常漂亮,但江锦涛始终没有儿子,或许也是冯家长辈没有挽留江锦涛的原因之一。吕允端说:“两个人是经过法院裁决而离婚的,冯庸争取过两个女儿的抚养权,但是最终法院认为冯庸对这段婚姻有过错,最终把两个孩子的抚养权给了女方。同时,冯庸的离婚事件在当时的社会舆论中,也被认为是无情无义的行为。”

  为什么选择了对双方名誉都算不上保全的离婚方式,而不是纳妾或者如于凤至那样默认赵四小姐的存在?吕允端想了想,说道:“当时已经是民国了,冯庸也包括张学良都是深受现代教育影响的青年,或许对于他们那一代人而言,纳妾是属于旧时代的丑陋的事情吧!所以张学良宁可让赵四小姐始终以秘书的形式存在,而冯庸则更激进,直接选择了离婚。”尽管受害方是自己的外祖母,但是吕允端仍旧认为,从这一点来看,冯庸选择离婚其实是一种进步。

  不过,江锦涛对这段婚姻始终难以释怀,她一生没有再婚,只安心抚养两个女儿。“九一八”后冯庸被日本人扣押,她仍旧一心祈祷能够让冯庸平安。

  曾想带女儿去台湾,最终没能实现

  1949年,冯庸去台湾之前,曾经找过自己的两个女儿,希望这两个孩子能够跟他一起走,但是两个女儿都拒绝了。那时,冯庸的两个女儿都已经长大成人,对事情都形成了自己的判断,特别是吕允端的母亲——冯庸的二女儿冯宝琳。“最重要的一点,当然是为了她们的母亲这么多年一个人生活而不平啊,怎么可能没有恨呢!”吕允端解释说。

  1932年,冯宝琳随母亲离开东北回到北京居住,后来在市立女一中上学。1935年发生的“一二九运动”,冯宝琳是其中激进的学生领袖,负责联络等工作,也是因此,在运动结束之后她被学校开除了。

  “母亲回家之后就自己在家里念书,后来考上了当时的燕京大学国文系,学号是W37026,校长是司徒雷登。”吕允端说。这样的冯宝琳自然不会跟冯庸去台湾。于是,父女这一生自此别过再未相见。冯庸与再任妻子一同赴台,但两人也没有走到最后。冯庸在台湾并不积极仕途,妻子忍受不了这样的生活,最后带儿女赴美国生活。

  “冯庸与他的第二任妻子,是自由恋爱结合,人们都以为他们一定会很幸福。但是据我所知,冯庸仍旧常常忙碌于工作而忘记回家,他对待家庭的态度跟原来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吕允端说。

  晚年的冯庸,儿女要么留在大陆,要么生活在美国,他无官职无收入,甚至毕业于冯大的学生的职位都比他高。但是这样的冯庸,心里想着的仍旧不是自己。因为担心软禁时期的张学良无法照顾家人,冯庸甚至在临终之前将自己墓地附近的位置留出给张家长辈。

  “人无完人,也许可以这么理解,冯庸就是那种没有家庭责任感的人,或者说这样的人其实不适合成家。他心里装着全天下,惟独没有自己,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够做到把全部家资捐出办学,才能在自己无权无势的情形下还顾念着朋友的难处。”吕允端惋惜地说。

  华商晨报 华商响网记者 高巍

  ■相关链接

  冯庸的第二任妻子龙文彬

  龙文彬本来是冯庸大学的一位体育特长生,后来成为冯庸的第二任妻子。

  龙文彬身材高挑,容貌漂亮,是很多男生心仪的对象。不久,冯庸也爱上了这个女孩。但是这对师生恋并不被看好,很多人都反对他们的这个选择。无奈,冯庸意志坚决,无人能够劝阻。

  从此,两人开始了你依我浓的爱情。“九一八事变”之后,冯庸大学被日寇占领,龙文彬跟着冯庸前往北平,一同开展抵抗日本侵略者的活动。1933年,冯庸与龙文彬结为夫妻。

  龙文彬希望冯庸能够成为一个叱咤风云的人物,然而冯庸并不计较这些,行事低调。定居台湾之后,由于嫌弃冯庸“不争气、不上进”,龙文彬与冯庸分居,最终这段婚姻无奈走向分离。

  华商晨报 华商响网记者 高巍整理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