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保志愿者的博客

孙叶新 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文保志愿者、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会员、沈阳市文物保护协会理事、沈阳市文物局文保义务监督员。愿意为维护沈阳历史文化名城的光荣称号尽一份微薄之力。

网易考拉推荐

七十多年前 昭陵发生的荒唐事儿  

2013-10-06 21:23:33|  分类: 历史人物 历史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一八事变”之后,日本侵略者铁蹄践踏我国东北大好河山。1932年3月1日,侵华日军操纵、拼凑了伪满洲国,大清末代皇帝溥仪,成为伪满傀儡“执政”,年号“大同”,伪都设在“新京”(长春);1934年3月1日,溥仪变身成为伪满傀儡“皇帝”,年号“康德”。至此,东北全境沦陷。

  沈阳昭陵(北陵)同样在劫难逃。下面就说说伪满时期发生在昭陵的几个鲜为人知荒唐事儿。

七十多年前 昭陵发生的荒唐事儿 - 叶新 - 文保志愿者的博客
1931年9月19日中午,全副武装的日本侵略军践踏着北陵城楼。——网图
 

  溥伟祭陵 想坐伪满傀儡“宝座”

  史料记载,1931年10月26日上午10时许,昭陵守护人员惊讶地听到,远处传来一阵阵锣鼓号角之声。不一会儿,乐声由远而近,但见两三千人向昭陵涌来。

  走在最前面的,是100余名身穿红色僧衣的诵经喇嘛。其后,是几名侵华日军便衣特务、伪市政公署官员,以及沈阳地面的士绅。他们簇拥着一个身穿清朝礼服的人缓缓前行。后面跟着的,是打着各色旗帜的杂乱无章人群。许多侵华日军在队伍四周维护。昭陵守护人员见状,只好打开隆恩门,让这些人进入。一阵诵经过后,身穿清朝礼服的人进入隆恩殿,大行三拜九叩之礼,宣读“祭文”。接着,所有参祭人员举手宣誓。之后,大队人马随之作鸟兽散状。第二天,《盛京时报》报道:恭亲王展拜祖陵。

  “恭亲王”者,溥伟是也。溥伟是溥仪的近支兄弟,世袭“恭亲王”。大清帝国消亡之后,溥伟从北京迁到大连隐居,还在自家厅堂中,悬挂手书“静观”二字,以期等待有利时机,复辟大清帝国,取代溥仪。1924年,溥仪被冯玉祥撵出北京紫禁城之后,溥伟就曾对溥仪扬言:“有我溥伟在,大清就一定不会亡!”溥仪听罢,大为不悦。

  “九·一八事变”之后,侵华日军立即把溥伟弄到奉天(沈阳),出任伪“四民维持会”会长。溥伟以“救济”名义,为拼凑伪满洲国大肆鼓吹。同年10月30日,侵华日军首领土肥原贤二在大和旅馆(辽宁宾馆)召开会议。当确定谁是伪满洲国“君主”时,溥伟不赞成溥仪上台,并明确表态:他要登上伪满洲国“皇帝”宝座。然而,其他与会的汉奸们一致认为:伪满洲国“皇帝”非溥仪莫属。于是,会议不了了之。

  11月12日,侵华日军再次召开各县镇商会会长会议,鼓动大家签字,公推溥伟担任伪满洲国“皇帝”,悬挂“龙旗”,并宣布与中国国民政府脱离关系。然而,这一荒唐闹剧,受到商会中重量级人物抵制,最终宣告破产。

  北陵别墅 改作伪满“皇帝”行宫

  1928年,张学良主政东北之后,在昭陵陵寝西南,建造了一所楼房,人称“北陵别墅”(北陵公园管理中心办公楼)。

  “北陵别墅”为青砖西式二层小楼,水泥罩面,西侧一楼为舞厅,其他30余房间为办公室、起居室、接待室,以及管理人员的公务室、保卫室等等,占地面积20余亩。“北陵别墅”四周绿树掩映,古松、古柏、古槐形成天然屏障,空气清新;“北陵别墅”之前设一大型花坛,栽种着张学良喜爱的各种兰花。每逢春季,张学良与赵四小姐便在别墅里办公,召开政务会议,举行酒会、舞会,邀请名角唱戏;冬季来临,他们再回到张氏帅府居住。

  且看1929年《盛京时报》题为《张长官又迁别墅》的报道:“张长官迁北陵别墅办公已有数月,因天气寒冷,办理事务不便,遂于上星期迁回边署。近日气候渐暖,于(3月)27日上午11时,又迁回北陵别墅。”

  1930年10月,蒋介石任命张学良为“中华民国陆海空军副司令”。第二年4月,张学良去北京组建“中华民国陆海空军副司令部”。从此,张学良告别东北一去不复返,“北陵别墅”亦人去楼空。

  1932年3月7日,伪满洲国“执政”溥仪传谕伪国务院,要将奉天(沈阳)张学良的“北陵别墅”改作“执政祭陵之行馆”,供溥仪恭祭昭陵时使用,形同大清皇帝们“东巡祭祖”时驻跸的“行宫”。

  其实,“北陵别墅”改作“行宫”后,溥仪连一天都没居住过。只是1934年10月21日,溥仪来到昭陵祭祖时,在这座“行宫”中更衣,逗留时间不过十几分钟而已。

  维城师生 祭祀昭陵不懂满语

  1934年秋季一天,奉天(沈阳)维城学校师生们,在校长庆厚率领下,来到昭陵祭祖。

  维城学校前身,为“盛京宗室觉罗学校”,专门招收满族“爱新觉罗”家族子弟,校址位于小南门外。清代康熙十年(1671年),康熙皇帝来到盛京(沈阳)祭祀祖陵之后,召见了“盛京宗室觉罗学校”校长和教授,还御笔钦赐“天潢维城”匾额。“天潢”者,皇室也;“维城”者,国家屏障是也。

  话说祭陵那天,维城学校师生们打着校旗,步伐整齐地从西红门进入昭陵。来到方城前,庆厚校长一声口令,大家立定。昭陵司祭员兼看守员志恒,带领读祝员、赞礼员等七位老者,引导师生们进入方城隆恩门,登上隆恩殿月台。司祭员志恒对庆厚校长说,一般人祭陵只能在隆恩门外。因为你们都是“爱新觉罗”家族宗室,所以高看一眼,特许大家在隆恩殿月台上祭祀。

  师生们列队完毕之后,一位60多岁的赞礼员突如其来一声大吼:“三克拉!”师生们吓了一跳,随后面面相觑,心里都在琢磨:这祭陵怎么还跟钻石有关?还必须是“三克拉”的?见师生们没反应,赞礼员十分恼火。这时,一位教师急忙打圆场,对大家说:“三克拉”是满语,就是下跪磕头的意思。师生们这才恍然大悟,急忙跪下,行三拜九叩大礼。

  溥仪祭陵 做比成样行色匆匆

  1934年10月20日下午2时20分,伪满洲国傀儡“皇帝”溥仪乘坐的专列,缓缓驶进奉天(沈阳)车站。在101响礼炮声中,溥仪身穿大元帅服,钻进御用红色兰花轿车内。在伪满洲国总理大臣郑孝胥,伪民政军政大臣熙洽、宝熙,伪皇宫内府大臣沈瑞麟,以及伪奉天陵庙承办事务处总办赵景琪等“大员”陪同下,溥仪车队直奔福陵(东陵)。顿时,沈阳城内沿途街道军警林立。在福陵祭祀完毕之后,当天下午4时许,溥仪回到奉天(沈阳)城内。

  第二天上午10时,溥仪从沈阳故宫出发,前往昭陵祭祀。15分钟之后,溥仪到达张学良的“北陵别墅”,即伪满“皇帝行宫”,换上红缨结顶龙冠、青褂灰袍、青缎朝靴,在众“大员”陪同下,绕过隆恩殿,来到大明楼石供案前,敬献祭品,三拜九叩。礼毕,溥仪面西而立,神态凝重,神情哀伤,伫立良久,不忍离去。这是清廷传统的“展谒礼”,只是并未“举丧”嚎啕大哭而已。

  当天上午11时20分,溥仪乘坐专列返回“新京”(长春)。这是溥仪平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祭祀昭陵。

  皇陵占地 “红桩”之外拱手相让

  1935年5月14日,奉溥仪之命,伪“奉天三陵办事处”贴出一份告示,说“三陵”(永陵、福陵、昭陵)的“红桩”以内仍为“禁地”;“红桩”之外土地悉数开放。

  建陵之初,“三陵”陵区四周均设有三排木桩,作为保护标志。这些木桩分别为红、白、青三种颜色。每根木桩高9尺、直径6.7寸。其中,昭陵“红桩”120余根,设在昭陵“风水红墙”之外0.5公里处;“白桩”90根,设在“红桩”之外250米至500米之间,呈不规则长方形排列;“青桩”40根,设在“白桩”之外约5公里处。“青桩”上悬挂警示小牌,上书“军民人等不得取土、取石、砍伐、采摘,违者论罪”、“陵区重地,风水攸关,设立界桩禁止樵采、耕种”等字样。

  昭陵“青桩”范围:东起二台子、西至小韩屯、北到三台子、南至当年的保安寺(崇山路一带)。按此范围计算,东、西、南、北之间距离,各不少于7余公里。“青桩”以内的范围,均属于昭陵法定保护区域。清朝《大清律》明确规定:“红桩”以内寸草为重;“白桩”以内禁止樵采;“青桩”以内禁止烧造。对于擅自进入“三陵”法定保护区域者,视情节轻重予以相应处罚。

  溥仪当上伪满洲国傀儡“皇帝”后,原打算收回业已被占用的“三陵”法定保护区域土地。然而,溥仪的提议如秋风过耳,无人理会。因为日本侵略者早就霸占了大面积的“三陵”陵地。其中,日本侵略者“浪人”的“神原农场”,强占昭陵陵地竟长达数十年之久,并且从来不缴纳地租,更不把侵华日军操纵的傀儡“皇帝”溥仪放在眼里。溥仪无奈,只好随弯就弯儿,命令赵景琪张贴告示,仅将“三陵”“红桩”以内范围留为皇陵禁地。而“红桩”之外的广阔陵地,屈于日本侵略者的淫威,溥仪只好听之任之了。


七十多年前 昭陵发生的荒唐事儿 - 叶新 - 文保志愿者的博客
冬天雪后的北陵大明楼——叶新摄影
 

  雷击失火 明楼烧毁溥仪惊恐

  1937年5月29日,昭陵隆恩殿背后的大明楼,遭雷击后起火、烧毁。当年的《盛京时报》予以详尽报道。

  这篇报道标题为《昭陵大明楼昨遭雷火化乌有》,全文如下:昭陵苑内,宝顶前垣上之大名楼,二十九日午前三时三十分许,该楼之二阶室内,突然发生火灾,一时烈焰腾空。经该地驻在之警员及守陵员役急起救护,一方更电告市内消防署请求援助。消防队于接报后当即出动前往该地实行灌救工作。祗以该楼年久失修,所有栋梁木材率多干燥腐朽,致以攀登扑救上甚感不便,因是火势更形炽烈,迄至九时许仍未能稍息。市内关系各机关率多派员指导救助,市公署参与官亦率员前往,一方为便于灌救计,当饬市署卫生队全部水车一律总出动,担任往返运输水量,而警宪亦驰抵现场警备一切。经消防队极力扑救结果,迄于当日午后二时许方始熄灭。但该楼全部已经化为乌有。

  该楼之建筑距今约有三百余年之历史,全部工程率多松柏与砖瓦所砌成。为避免观游人之攀登或栖止危险计,早经禁止入内,所有门窗亦完全封闭。今者竟于此午夜人迹罕至期间肇此火灾,颇为各方所注视。但由于建筑时间过久,更参以连日来天气阴雨,雷电交加之种种原因,调查结果判明,为雷火所发生云。

  史料记载,溥仪得知昭陵大明楼发生火灾后,顿时惊恐万状、寝食不安。他认为,祖陵遭雷击,此乃不祥之兆,是对他卖身投靠日本侵略者的惩治。溥仪一面在祖宗牌位前请罪;一面命伪处长陈曾寿前往奉天(沈阳)调查详情。陈曾寿马不停蹄,当天便从奉天(沈阳)返回“新京”(长春),向溥仪禀报:昭陵大明楼全部烧毁;圣号碑已炸裂。溥仪听罢痛心疾首,命令陈曾寿尽快修复大明楼,并吩咐说:“圣号碑无法更换,可先用铁箍箍住。”

  两年后,大明楼修复如初。 (此文源自沈阳日报)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