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保志愿者的博客

孙叶新 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文保志愿者、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会员、沈阳市文物保护协会理事、沈阳市文物局文保义务监督员。愿意为维护沈阳历史文化名城的光荣称号尽一份微薄之力。

网易考拉推荐

一宫两陵的石头出自武家沟  

2016-01-19 10:28:59|  分类: 盛京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宫两陵的石头出自武家沟 - 孙叶新 - 文保志愿者的博客

一宫两陵的石头出自武家沟 - 孙叶新 - 文保志愿者的博客

 

 

寻访辽宁风物

石头

自古以来,辽宁一直以交通便利、人才辈出、资源丰富而著称。

上天对辽宁人是非常慷慨的,从山到海,从森林到沙漠,辽宁地形地貌复杂多变,再与各个地方的性格鲜明的人们相互动,编织出了各地多姿多彩的风物文化。

无论是辽宁各处的石头、古树、民居、美食、特色民俗还是珍禽异兽,都大有可观,从本期起,我们将邀请一批对相关风物寻访多年、颇有心得的文化人,以文学的笔触,为读者介绍各种好看好玩的辽宁风物。

1

“鸡鸣三市”

想儿山里出奇石

一座向西南望见沈阳福陵、昭陵,与古意一脉相承的山;

一座向东南可远观浑河玉带,跃动生命活力的山;

一座北眺铁岭,延绵丰饶且宽厚博大的山。

它就是铁南沈北第一胜景,东北独有的“鸡鸣三市”的想儿山。武家沟村就坐落在铁岭县横道河子满族自治乡,它就像想儿山掌纹里一颗不起眼的小石子。

“石头的院墙、石头的炕,石头地里种大清。”武家沟村孩子们的歌谣还在沉睡,想儿山的一块小石子伴着蒲水流溪,就开启了大山的黎明。

我是在大大小小、圆圆滚滚的石头牵引下,来到它面前的。荡漾在花海中黑色的玄武岩是1亿4千万年前白垩纪火山爆发,大地赠予武家沟的礼物。玄武岩喷溢堆叠形成的火山巨石颜色黑褐,纹理优美,结构坚硬。老百姓用这奇异的石头砌院墙、盖房子。每年冬去春来,想儿山冰雪融化,黑色的石头顺山而下,发出美妙的天籁之声。当地流传一句话“一亩田三分土,七分石,石头是咱这儿的宝”。想儿山独有的石头或宽大,或刚毅,或突兀,或睥睨,或妩媚,群石争秀,舒展到天边。巨石镶嵌在黄花绿草中,宛若一幅布局空灵的水墨丹青。几只小鸟蹦跳石上,小鸟看石不问石,愈淡愈真,似悟得了石头的“空无”、“本心”,散淡的石头里藏着禅!生活在这里的人,能这般与石头们长歌慢吟,朝夕厮守。

然而武家沟的石头绝非于此!

《盛京通志》中记载,努尔哈赤迁都前的沈阳,规模很小,“内成田字,有城门四座,城内居为汉人,人数寥寥。”。《大清一统志》所说:“盛京形势崇高,水土深厚。长白峙其东,医闾拱其西,沧溟鸭绿绕其前,混同黑水萦其后。沈阳地属广袤的辽河平原,努尔哈赤迁都沈阳,要建造皇宫和陵园。所需的木材到浑河上游的原始森林砍伐,砖瓦从三百多华里的海州(今海城)烧制,巨大石料石材从哪儿来呢?哪里才有罕王所需的石头呢?

努尔哈赤在想儿山“坐石哭儿”的一刹那,山崩地裂,石头不断从山上滚下来,这些石头就是最好的建筑石料。他太熟悉想儿山的石头了。蒲河主源头史称“萨尔浒之地”,林木茂盛。想儿山蒲河发源地东侧几百米的想儿岗岭,曾经是努尔哈赤发起的十里铺战役萨尔浒大战的主战场之一。《奉天通志》所记:“马林(明朝开原总兵)兵败三岔儿堡,尸骨遍野,血染水赤。”当想儿山超然世外的石头们遇上了后金征战的马蹄,石头不再虚无;当石头们邂逅了努尔哈赤锐利如剑又充满仁爱的目光,石头绽开了花。武家沟的石头连同“萨尔浒战事”一同被努尔哈赤征服了。从此,武家沟的石头贴服在大清的胸膛,把自己缩小,成了清朝胸口上的护身符。

石头有了,人呢?负责采石工程的侯振举,从山西洪洞县招来当地有名的石匠武氏一家。武氏父子从此在想儿山脚下安家。

山西武氏家族家谱记载:洪洞县大槐树在明末曾有移民迁至关外沈阳附近——《铁岭县志》也曾写道:旧五方杂处,几尽海内之人,情豪爽,而有之性情不相同,其勤俭持家十不二三;俾荒山野草中,彬彬然,瞻礼乐之化,质朴善待人。

武家的能工巧匠凿山采石,塑雕石狮、华表、石虎,所需石料高两三米。武氏父子冒着生命危险在山顶开凿上好的玄武岩。开山取石,全凭手中的铁钎、铁锤一块块敲凿打磨。运送石料是武氏石匠们遇到的又一个难题。石料巨大,路途遥远,还不能用牲畜拉,那是对皇祖的亵渎。石匠用麻把石料缠好装车,选择滴水成冰的寒冬,沿途每隔几里打一口水井,用水把道路浇注成冰道,由御道运住盛京。

故宫从1625年开始建造,皇太极继位后又兴建,1636年基本建成,历时11年。到乾隆时期为“东巡”驻跸及恭贮先朝遗物需要又扩建,故宫经历近150年建造。这个盛京宫阙,占地面积6万平方米,建筑90余所300余间。谁也说不清这前后共计用了多少块石料。石头们见证了大清的龙兴与发轫,化身为完整丰富的皇宫建筑群。相传,皇太极御驾想儿山,犒赏武氏家族,赐武氏家族隶属汉军镶黄旗,武氏世代生儿不当兵、不服徭役。

此刻的福陵与昭陵里,高大的石坊、镌花的石柱、精巧的石鼓雕刻时而刀法粗犷,时而走笔细腻,龙纹在拐角处低回婉转,缠枝莲纠结却绝不慌张。

它们是凝结的,又时刻可以活起来。

一对昂首的石狮子,通身黑褐底色、天成的花纹肌理,与武家沟村民院墙有相同的基因,一眼就可认出是想儿山玄武石。狮子双目远眺,冥思遐想;或者心无旁骛,俯仰欹侧。繁缛细致处可见卷曲的鬃毫在风中吹拂。出色的雕刻让人惊叹,好心力、好手力,竟与石头的潜质相融到了极致。福陵石像生全部用黑色的玄武岩石雕刻,后因陵园扩大,加上了宽大的汉白玉刻有纹样锦袱的须弥座。昭陵石像六对,放于神道两侧,除石狮外还有石骆驼、石麒麟等。其中有一对石马为汉白玉雕刻,是皇太极喜爱的坐骑大白、小白。1783年,乾隆皇帝第四次来盛京“东巡祭祖”,即兴曾写下《昭陵石马歌》:“陵图石马拟翁仲,古即有之识与共。昭陵石马独超群,大白小白奏殊勋。”这组“二白”立于顺治七年,清朝入主中原之后,其汉白玉石料来自河北地区,武家沟的石料渐退其后,石头在无意中透露了历史真相。

武家沟的石头是幸运的,它能蛰伏在努尔哈赤的战袍上,遣返在皇太极的雄才大略里,目睹一代王朝的叱咤,看尽两代帝王的沧桑,把人间的诸多良愿寄予其中。生活中,我们有幸与它们相识,还更求什么呢?

文/朱姝    作者为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辽海散文学会常务理事,多年来从事辽宁名山奇石的寻访、探究。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