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保志愿者的博客

孙叶新 欢迎您的光临!

 
 
 

日志

 
 
关于我

文保志愿者、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会员、沈阳市文物保护协会理事、沈阳市文物局文保义务监督员。愿意为维护沈阳历史文化名城的光荣称号尽一份微薄之力。

网易考拉推荐

争论了20多年,考古界和史学界最终确认—— 平郭古城位于熊岳温泉村  

2016-02-25 19:28:28|  分类: 文化遗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平郭县曾是辽东重镇,自汉高祖十二年(公元前195年)到南北朝时期,前后延续了600多年。在汉代,它是辽东郡唯一出产盐和铁的县;两晋时期,它是“三燕”在辽东的统治中心。
  然而,对于平郭古城的确切位置,学界却先后出现两种观点,一种认为在熊岳,另一种认为在盖州,二者互不相让,持续了20多年。2015年底,根据新近考古发现和文献研究,考古界和史学界最终达成共识,确认平郭古城在营口市鲅鱼圈区熊岳镇。

  平郭城在熊岳,曾得到普遍认可

  平郭,是汉朝在东北建立的唯一设盐官和铁官的县,其地位之重要不言而喻。然而,平郭古城位置的确认,却是一波三折。
  “从文献史料来看,这本不是个问题。”1月18日,营口市博物馆副馆长阎海告诉记者,明末清初的学者顾祖禹在《读书方舆纪要》中写道:“平郭城,在卫南。汉县,属辽东郡。”阎海解释说,卫,指今天的盖州。平郭城的大致方位应在盖州之南。
  此外,清康熙二十一年版《盖平县志》的地图,很清楚地显示平郭古城位于熊岳城的东南,也就是现在的熊岳温泉村附近。
  文献的记载得到了近现代许多学者的认可,著名历史地理专家谭其骧在其编著的《中国历史地图集》中,就将平郭城画在了今熊岳附近。
  当地老百姓的口述也为这一观点**了充分的论据。阎海告诉记者,早些年,他们曾在熊岳采访过一些老人,据他们讲,在熊岳城的东南的确有一座古城,清末时,那里虽然已经被毁,但根据隆起的土埂,依然能够看出城墙的大致轮廓。然而,日本占领东北后,在那里开发温泉,城墙遗迹也尽数被毁。
  尽管如此,在1981年第二次全国文物普查时,考古工作者还是在当时的温泉疗养院一带的地表上采集到了为数不少的汉代遗物,包括陶片、器耳、口沿以及瓦片等,进一步证实了平郭古城所在的位置。
  此后,史学工作者也完全接受了文献中的观点,在著书记事的过程中,凡涉及平郭县位置的描述,都写“平郭在熊岳”。
  “我在大学期间学习的辽宁古代史、辽宁通史教材和东北地方史等,也都是持这一观点。”阎海说,“平郭在熊岳的观点之前可以说就是定论,是没有任何疑义的。”

  出土一段排水陶管,引出“盖州说”

  在第二次全国文物普查的过程中,考古队在盖州市发现了一段古代的陶管,被认为是平郭古城的遗存,“平郭在熊岳”的观点遭到挑战。
  营口历史学会理事长王金令热衷于本地历史研究。他告诉记者,普查队员在盖州城内距钟鼓楼西南200米一居民家的地下发现了一段古代陶管。“由于没能保存下来,陶管的具体形态和功用现在已经没人能说得清了。不过,当时的考古人员辨认后,认为应该是一段汉代县城以上的级别才会用到的排水管。”
  有了这段陶质排水管,再结合上世纪60年代在盖州明代砖城下的夯土内发现的汉代陶片,考古人员认为,盖州城下压着一座汉城。根据遗存,这座城的规模较大,东西长约800米,南北长约600米,其南城墙约在明代盖州卫南城墙北与钟鼓楼之间。据此,一些学者认为盖州老城才是汉代的平郭县所在地。
  1997年,《营口地方史研究》 一书收录了“平郭在盖州”的观点,然而,此观点甫一发出,便引发了学界的争论。
  时任营口市博物馆馆长李有升和营口地方史研究学者于阜民先生曾联合发表文章,从历史记载、语义分析、地名考证等角度来驳斥平郭在盖州的观点。
  1月18日,记者在营口拜访了于阜民,老先生虽已是90岁高龄,但依旧精神矍铄、思维敏捷。他从地名上对平郭的位置进行了剖析:“内城为城,外城为郭。而‘平’字为平原之义,因此‘平’和‘郭’连起来意为平原上的一座城郭也。”
  于阜民说:“盖州城坐落在双顶山南麓,东有铁塔山,南有凤凰山,北有青石岭,属于典型的丘陵地区,与平郭语义不符合。与之相反,熊岳地区系白垩纪形成的小盆地,更新世成为冲积平原,其东西两部分从古至今就有‘东郭’和‘西郭’的俗称,由此可见,平郭位于熊岳地区是符合地理环境的,是与地名语义分析法相吻合的。”
  然而,激烈交锋之后,学界的观点并没有统一。当**古学家王绵厚就坚持平郭在盖州的观点,并给出新的论据——唐德宗贞元年间,宰相贾耽在《道里记》中称:“自安东都护府西南至建安城三百里,故汉平郭县也。”唐代贞元年间的安东都护府治所在今辽阳市,建安城址与平郭城址同在一个地方,也就是今天的盖州。按照汉代1尺大约为23厘米左右来算,辽阳至盖州差不多为300里,所以说,平郭城在盖州。

  熊岳发现云纹瓦当等文物,是有力证据

  2008年,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开始,熊岳温泉村汉遗址考古又有了新发现。
  温泉村汉遗址位于熊岳镇温泉村,熊岳河北岸的台地上。此番复查,不仅初步掌握了温泉村汉遗址的大致范围,还为平郭古城位置的确定**了有力证据。著名考古学家郭大顺先生曾亲自到现场指导,他在那里发现了一块圆形的汉代瓦当。
  “按汉制,这种瓦当不是一般平民百姓家可以使用的,只有官署和皇宫方能使用,在当地发现如此高档的官署云纹瓦当,足以证明其是一座汉代的大县城址。况且该遗址面积大,是营口地区目前发现的最大的汉城址,符合汉代大县百里、人口两万家的规制。”郭大顺说。
  此外,熊岳温泉村周边出土的大量文物也证实了这一点。
  在营口市博物馆一楼展厅入口处,展示了一张营口文物分布图,地图显示,温泉村周边墓葬等遗存十分密集。
  “这说明在汉代这里一定是一处人口稠密、经济发达、富庶繁荣的城邑。在汉代的诸多县城中,平郭是东北地区唯一设置盐、铁管理机构的县城,经济地位上当为辽东郡诸县之首。因此,汉代的平郭县必然是人口众多、经济繁荣。”阎海分析。
  另外,考古专家对熊岳温泉村周边的文物遗存进行整理后发现,这些遗存从东汉、三国及至南北朝等各个时期都有,与平郭前后延续存在600年的时间相符。
  2015年底,由营口市历史学会主办的“熊岳历史文化及平郭古城学术研讨会”上,郭大顺、王绵厚、田立坤、华玉冰、都兴智等知名考古专家和历史学者对平郭古城的地望问题进行了讨论。
  专家们认为,从历代的记载以及熊岳温泉村及其周边大量的战国、汉代至魏晋时期墓葬群以及现象推断,熊岳温泉村遗址作为古平郭城所在地是没有疑义的。
  当时人们对盖州地下陶管的年代判断有些草率,因为辽、金、元等诸多时期都在盖州建过城,所以,那段陶管不一定是汉代的。
  对于 《道里记》 中的记载,是争论最为激烈的部分。专家 们 表示,汉平郭县城不可能与建安城在一个地点,只不过建安城属平郭县管辖。
  “更何况按照贾耽所在的唐代尺寸来算,唐一尺之长大约30厘米,唐代的300里等于今天的286.2里。”王金令专门收藏和研究各个朝代的尺子,他曾对此进行过测算,他说:“按高速公路实测,由辽阳到盖州北建安城210里,到盖州城240里,到熊岳城300里,其中熊岳更接近文献中的尺寸。”
  “当然,不能仅就里程数来判断平郭的位置,历史记载的里数与今天的里数由于尺寸大小不同,测量方法不同,走的路线也不同。”王金令补充道。
  “综合熊岳研讨会省、市专家的结论,现在我们可以确定平郭古城在熊岳。”去年年底,专家们终于在熊岳历史文化及平郭古城学术研讨会上达成共识,形成最终的结论。

  盐官和铁官遗址仍是谜

  盐和铁都是人们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物资。在汉代,国家为了促进经济发展,增加收入,对盐、铁施行了国家垄断经营的政策,称为“盐铁官营”。该制度的实施,使汉中央政权掌握了社会发展的经济命脉,给国家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收入。同时也使人们的日常需求得到了保障,农具和兵器使用上了质量更好的铁器,食盐的质量和数量也稳定了。
  《汉书·地理志》载:“平郭,有铁官、盐官”,明确记载了汉代在平郭县设置有盐官和铁官这一史实。
  然而,在熊岳地区有关汉代制盐和冶铁的遗址至今尚未发现,不过,历史与考古工作者发现了一些相关的线索。
  营口市博物馆副研究员沙迹根据与山东古代制盐遗址出土文物的对比,认为熊岳、九垄地一带出土的战国、汉时期大型圜底白陶瓮就是当时煮盐的器具。也有考古专家认为,位于九垄地厢红旗村的姜家岗城址可能就是汉代平郭盐官的治所。该城址规模较小,略呈正方形,每边长200米,城基部被沙土掩埋,城内可采集到夹砂泥质粗绳纹的灰陶陶器残片。
  至于铁官,目前还没有更多的线索。不过,熊岳城南的浮渡河两岸矿产资源十分丰富,熊岳城南10公里有郑家屯南山和归州仰山铁矿,浮渡河南有瓦房店罗屯铁矿,该矿在明代名曰“铁厂”,归盖州卫管辖。铁矿北之浮渡河又名“铁场河”。《盛京通志》载:“浮渡河即铁场河”。此矿开采时间远远早于明代,考古调查发现,这里有汉代板瓦和绳纹砖等遗物,专家认为,此处应属于汉代时期的铁矿,明代时沿用。
  (照片由阎海**)

  延伸

  盖州地下古城遗址或是汉代文(汶)县

  在确定平郭古城位置的过程中,不少专家发现盖州的汉代遗址不是汉代平郭县的县治,其特征更符合汉代文(汶)县。
  文县设于西汉时期,是西汉辽东十八县之一,东汉 《郡国志》中“文”县改成“汶”县。
  于阜民分析:“从其名在东汉《郡国志》中文旁加‘水’,我们可以推断该县应当临河近海。盖州城前临大清河,符合临河条件。近海则是根据 《三国志·魏志·齐王芳纪》 所载:‘曹魏于正始元年二月丙午(公元240年4月5日)以辽东汶,北丰县民流徙渡海,规齐郡之西安、临淄、昌国县界为新汶、南丰县,以居流民’。盖州城南大清河直通西海口,海运之舟从盖州城南大清河直达齐鲁、三江。盖州城在营口开港前是辽东重要海运口岸,正式渡流民越海到齐郡之最佳处所。所以说,汉代文(汶)县城在今盖州城合情合理,合乎地望和历史。”
  汉代文(汶)县应在平郭以北,历史上的一些重大事件可以印证这一点。
  公元333年(东晋咸和八年),慕容氏兄弟争雄辽东,慕容皝派大军讨伐慕容仁,“与仁战于汶城北”。当时慕容仁驻军平郭,慕容皝的军队由北向南进攻,势必先经过汶县,然后再打平郭,如果平郭在北,直接攻打即可,也就没有“与仁战于汶城北”的说法了。而今天的盖州就在熊岳的北面。
  另外,考古专家发现,盖州地下古城址及周边多为西汉时期的遗存,还没发现东汉及两晋的文物出土,尤其只发现大量的西汉墓,唯独不见东汉后期墓葬。
  “这说明东汉时期汶县已经衰落。曹魏时期只得全体移民山东,与历史上汶城的存在时间基本吻合。”阎海补充说。(此文源自辽宁日报)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